美女露隐私无内裤无奶罩大胸 我和一个三十少妇

保健
 如今这个大齐朝,可谓是内外交困,虽然国内还算太平,但除了最会粉饰太平的佞臣,谁也不敢称是什么盛事。
  萧文明的临海屯日子过得风风火火,临海县这个江南富县,百姓也还算过得去。
  可那些遭了灾的地方呢?
  特别是还在饿肚子的灾民,他们勉强过了这个年关,却不知能否过下一个年了……
  萧文明心中暗自感慨了一阵,对王霸说道:“眼看就要过年了,你的这点破事我不想再问。你自己先考虑一下如何坦白交代。这两天,你、我,大家还是好好吃上一顿年夜饭,把年过了再说吧!”
  说罢,萧文明便让张俊将王霸小心关押起来,又亲自送温伯明离开,这才又返回了临海屯。
  一直到现在,过年都是一年里最大的节日,家家户户张灯结彩、燃放鞭炮,总是要好好喜庆热闹一番的。
  然而临海屯这边,因为年前刚刚经过野驴岭一场惨败,每家每户都死了人,好多人仍旧重孝在身,就连萧文明麾下那三百次子弟兵的身上,穿的也还都是纯白色的军装。
  因此屯子里自然是不能挂起红彤彤的灯笼的,庆祝活动也只能一切从简。
  但是萧文明额外给每家每户都发了五两银子的过年钱,用这点钱,无论是买用来供奉死人的贡品,还是包给活人吃的饺子,都是绰绰有余的。
  因此,虽然临海屯笼罩在一层既欢庆又悲戚的矛盾气氛下,但至少在物质层面上,他们却是过了有生以来最好的一个年。
  除夕这天,萧文明光同萧文秀对面吃饭也觉得无聊,便拉起自己的姐姐,挨家挨户给屯里的军户们上门拜年。
  军户们见萧文明上门来访,真是又惊又喜,人人都要留他们姐弟吃几只饺子、喝几口酒。
  萧文明是盛情难却,一路走下来吃了不知多少只饺子,喝了不知多少杯酒,耳边回响着不知多少句感恩的话,眼中是不知多少张感激的脸。
  或许是被这种热情的环境熏陶了,又或许是因为酒意正浓,萧文明走在屋外,似乎那江南特有的带着水气的寒风,也不那么冻人了,反而却让人感到一丝和煦的温暖。
  又走了几步,抬头一看,已来到了胡宇的家门前。
  胡宇受伤颇重,萧文明一推门便见他仍旧躺在床上,手和脚都用纱布包裹住了,他的四十多岁的母亲和一个十岁的弟弟,正坐在床边和他一起在吃饺子。
  见是萧文明来了,胡宇努力地支撑着想坐起身,萧文明见状赶紧上前一步,将他按在床上,说道:“多亏你救我一命,否则我都过不了这个年了。我是来给你拜年来的,你就不用起来了。”
  胡宇原本体质就不弱,林丹枫走的时候又留下了几颗疗伤的药丸。
  萧文明凭借一些现代的医学常识,一回屯里就让老夏和几个懂行的老军,替胡宇将死肉都剔除干净了,又用高度的白酒清洗了伤口、消了毒,这才将林丹枫所留下的丹药化开来,抹在伤口之上,最后才用最干净的纱布包裹住了伤口,交给了他的娘。
  因此胡宇所接受的治疗,几乎是这个时代最科学、最妥帖、最周到的,再加上他本身身子就不弱,因此伤情已无大碍。
  然而萧文明对胡宇的伤势依旧怀有几分自责,尤其是野驴林一战,胡宇既死了老爹、又死哥哥,家里一下子倒了两根顶梁柱,要是胡宇也遭不测,萧文明真不知如何交代。
  面对贪官污吏、土豪劣绅奸商恶霸的时候,萧文明怼起他们来可谓是口若悬河、口吐莲花,可这样的场面,他竟不知应当如何开口。
  还是萧文秀出面,一把拉住胡宇母亲的手:“老姐姐这回真是对不住了,都怪我弟弟行事莽撞,才让胡宇受了这么重的伤。”
  胡宇的老娘倒甚是开明:“大小姐这话是怎么说的?我胡家几辈子人了,都在临海屯里长大。生是临海屯的人,死是临海屯的鬼。能为少爷、小姐死,那是胡宇的造化。就是这小子不争气,那是能够早日结婚,给我生一个孙子,留下胡家的血脉香火,那我也安心了。”
  说着说着,胡宇的娘眼睛已然湿润了起来。
  老姐姐可别这么说,萧文秀也跟着哭了起来,又安慰了几句,随即从头上拔下了一根簪子,塞到她的手里:“老姐姐,这根簪子是我弟弟前些日子替我打的。我一个寡妇家家的,带着作甚?就送给你了,将来胡宇娶个媳妇,你就给了她,也别显得咱们临海屯的人太吝啬。说不定媳妇拿了簪子,肚子也争气了,给你家多生几个大胖孙子,我也替你们高兴。”
  就这样,萧文明走了不到一百户人家,就已被美酒熏得醉醺醺的,灼热的脸蛋被冷飕飕的寒风一吹,冻得他不禁地大战。
  萧文秀怕弟弟得了风寒,便劝道:“今天就走到这里吧。等明天大年初一,咱们再去拜年好了。”
  萧文明点头答应了。
 

  然而年初一的时候,待萧文明从醉酒之中醒来之时,已是中午时分,而县令汤光耀已然在屯子里等候许久了。
  按照大齐朝的制度,各级官员虽然在平时没有什么休息的时间,但在每年春节前后都是可以放假的,在家里待着不用办公。
  而汤光耀这么一大早地赶来,就显然属于加班了,按照后世的规矩,那是得付上三倍的工资的。
  大齐朝没有《劳动法》,汤光耀当然没有这些工资可以领,他这样无偿的义务加班,为的不是别的,就是为了赶来审问白炎教的教徒。
  这些白莲教徒能够提供多少情报?
  其实萧文明并不报多少希望的,他们的身份、背景、资历,大抵同那张大户差不多,而张大户已经被自己问了个底朝天了,恐怕难以提供什么新鲜的情报了。
  想要知道白炎教更多的底细,与其将希望寄托在这帮家伙身上,还不如等候林丹枫带来那些江湖人士的供述。
  比那些江湖人士更重要的,则是王霸的交代,可以说,王霸才是这其中最紧要、最关键的人物之一。
  而王霸现在已对白炎教恨之入骨,根本不会再替他们保守秘密,将他所知道的白炎教的秘密供述个底朝天,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因此萧文明也不急着提审王霸。
  然而汤光耀不知道这其中的细节,心情异常急迫,一开口就提出要提审王霸本人。
  王霸现在可算是奇货可居了,在从他嘴里得到第一手情报之前,萧文明是绝对不肯将他先交由他人审问的。
  于是萧文明便坚决拒绝了汤光耀的请求,并且提出:除了王霸之外,任何人都可以让汤光耀任意审讯。
  现在全部的主动权都掌握在萧文明一人手里,汤光耀对他也是无可奈何,只能点头答应。
  不过这位汤县令在临海县里做了几年的父母官,但是对白炎教在本地的发展,他却是一无所知,即便是这几个寻常教徒吐露出来的只言片语的情报,在他听来也是极具价值的。
  而在审讯这些白炎教徒的时候,汤光耀也恪守了之前的承诺——果然就只有他一个人,亲自审问、亲自笔录,并没有带着其他的师爷和衙役——看来关乎自己的前途命运的时候,汤光耀还是很听话的。
  然而萧文明也不敢完全对他放心,虽然做不到时时刻刻守在他的身边,也要不时进去旁听两句,以免漏了什么重要的信息。
  就这样省到了第三天,也就是大年初四的时候,汤光耀却忽然姗姗来迟,并没有像前几日那样一清早就赶了过来。
  萧文明还以为汤光耀是这几天没有审问出什么新鲜的内容,所以就懈怠了,可不成想这位汤县令却带来了一个了不得的消息。
  原来是大年初四一清早,苏州府的知府桑淳元已然赶来了临海县。
  他来之前没有打过招呼,来了一户也没空寒暄,一开口点名就要见临海屯候补千户萧文明。
  大齐朝的地方政治体制是这样的:
  中央以下,是由省、府、县三级行政机构组成,经常同萧文明打交道的同一个也就是一个县令,属于最低层的基层官员。
  而作为苏州知府的桑淳元就要汤光耀的顶头上司,并且他在苏州这样一个号称是天堂之地的地方当一把手,可谓是位高权重。
  正因此,他的派头不小刚来临海县,便占了汤光耀的临海县县衙,并且要让汤光耀亲自走一趟,传萧文明前去参见于他。
  桑淳元这样的做法,虽然有些反客为主,态度也十分生硬,一点不客气,但也谈不上名不正、言不顺。
  他作为汤光耀的顶头上司,指使手上的县令那还不是名正言顺?而大齐朝的规矩向来是以文制武,作为苏州府首席文官,传见萧文明这么小小的千户——还是候补的——当然也是不在话下。
  可是萧文明却不乐意了。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