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陌生人控制小怪兽上课*学霸在学渣的肚子里放水果

美容

“三天!我所能接受的最低期限,反正于我而言,即便是只有白夜叉的话,也不虚此行了。”

佩斯特伸出葱白的三根手指,表示三天时间就是她所能给出的极限。

“一天!要知道虽然白夜叉是这里的最强者不假,但是我们这边五位数的家伙可不在少数。

我们以自由跟你一搏,却只换来三天的时间,未免太过吃亏了。

而且你想将中断的恩赐游戏时间尽可能的延长,其主要目的,本来就是打算让参与恩赐游戏的人无力反抗。

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这边除了少数的几个人,其他人几乎都对你们造不成任何困扰。

而这些能够对你造成困扰的人,却又都是些偏偏不会因为黑死病而躺下的人,所以不管你将恩赐游戏延长则一周开始还是一天开始,对于结果都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黑死病是来源于人类的鼠疫,一般而言还是对人类的杀伤力更大,但是幽斗他们这一波人中,有几个是正常的人类?

当然了,这也不是说明能够驾驭黑死病的佩斯特恩赐会如此不堪,能力仅仅只能对人类造成效果。

黑死病肯定也是能够感染到其他种族的,然而前提是佩斯特自身的实力要足够。

想要以『黑死病』感染那些体魄强大的种族,那么最起码的要佩斯特的实力凌驾于对方之上。

“可以,那就以一天为限,一天以后恩赐游戏重新展开,而如果你们输了的话,就都要成为我共同体中的一员。”

犹豫再三以后,佩斯特还是答应幽斗的条件了,理由的话是她确实心动了,而且也承认了幽斗所说的话没错。

这次恩赐游戏的主力,从来就不是那些北区下层的七位数共同体,主要跟他们博弈的人,也只有刚刚会议厅那些人。

将时限延长至一周,死的无非也就是一些杂鱼而已,主要的敌人一个都没少。

而与其如此,还不如换取对自己更有利的条件。

幽斗他们那边五位数的人确实不少,而只要赢下这次的恩赐游戏,那么她虽然作为新手魔王,但是只要获得白夜叉跟幽斗他们,她也能一跃成为魔王联盟中最靓的仔!

而且选择这么做的话,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好处,那就是参赛方获胜的第二个条件,不会那么轻易达成。

老实说,如果将恩赐游戏的中断时限延长至一周的话,佩斯特自感自己这边的胜算也不会太大。

东北女人毛多水多牲交视频

之前利用规则将白夜叉封印的她,对于这次恩赐游戏是信心十足的。

但是之后她却发现,对方除了白夜叉以外,实力棘手的家伙似乎也不在少数,而且更为麻烦的是,对方不仅实力强的人多,似乎脑袋好的家伙也不少。

十六夜之前的一通分析,甚至已经差点把触摸到『真实传承』的边缘了。

所以经过再三的思考后,佩斯特认为留给幽斗他们一周的时间破解谜题,实在是太过愚蠢了。

如果仅仅是一天的话,佩斯特就有自信,对方无法获知所谓的的『真实传承』,他们这边即便是在战力方面有所不如,但是单单是用实力打败她也是没用的。

只要没有树立真正的传承,那么他们『GrimmGrimoireHameln』就能一直立于不败之地。

至于另外一边,看着刚刚离开的佩斯特,『Salamandra』等人也是搬来了各种书籍,众人开始搜寻其有关『哈梅尔吹笛人』的所有信息。

距离恩赐游戏重新开启的时限还有一天,但是他们也能在这段时间中什么都不做。

『打破虚伪的传承,树立真的传承』这样的胜利条件到底应该怎么理解,如果格林童话中死于黑色病的一百三十个孩童就是真正的传承,那么又要怎么打破虚假的传承?

不过尽管仁跟十六夜他们熬夜翻找了各种书籍,最终所找到的线索,也仅仅只有『哈梅尔的吹笛人』这个共同体在箱庭的来历。

所谓的『哈梅尔的吹笛人』其实是某个魔王附属共同体的名号。

这个魔王共同体的名号为『幻想魔道书群(Grimm grimoire)』是由一位奇才的召唤士所率领,曾经从总数超过两百的魔书中召唤出恶魔的共同体。

而『哈梅尔的吹笛人』仅仅是其中的一个篇章,佩斯特、威悉、拉婷可能仅仅是出现在书中的恶魔。

“虽然我来箱庭的时间不久,但是如今不算愣头青了,如果说那个威悉跟拉婷是那个召唤士所召唤出来的恶魔,还具备一定的可信度。

但是之前那个斑点萝莉,从其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来看,不不像区区的恶魔啊。

而且作为『幻想魔道书』的魔王附属共同体,『哈梅尔的吹笛人』仅仅是两百多本魔书中的一个。

而其中的佩斯特却已经到了五位数魔王的程度,那么我是否能够理解,『幻想魔道书』共同体中,至少有着百位魔王以上的数量?”

“拜托,这可是魔王,而不是普通的阿猫阿狗,如果真的有百位以上的魔王,『幻想魔道书』会是多么强大的共同体。

而召唤了两百多本魔道书中百位之数魔王的那个召唤士,又该是个多么离谱的家伙。

是三位数?不,难道还能是两位数的家伙吗?”

听到幽斗的一番话,在场还在翻阅书籍的人都停下来了,而且都一脸惊讶不定的看向了幽斗,因为他们觉得幽斗说得一点都没错。

“所以到底是那个地方出错了?『哈梅尔吹笛人』的那个领导者是魔王这一点应该错不了,毕竟一开始的黑色契约文件你们也看到了。”

作为『Salamandra』领导者的珊朵拉跟曼德拉,两人现在应该属于这里最着急的两个人。

因为他们的共同体之中,已经有不少人身体出现了不良反应,显然是感染了黑色病。

而且作为北区的阶层支配者,刚刚上位就出现这么大的状况,如果不及时解决的话,珊朵拉的阶层支配者位置也算没戏了。

所以此刻听到幽斗的话以后,他们也是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除非佩斯特,那个黑死斑魔王,并不是出自『哈梅尔吹笛人』故事中的存在!”

十六夜露出一脸的恍然,代替幽斗回答了众人的问题。

喜欢从成为妖怪之主开始请大家收藏:

突然出现在会议厅的声音,自然是来自迟迟没有露面的幽斗。

其实『GrimmGrimoireHameln』刚刚来袭的时候,幽斗是不太想掺合进来的,比起来袭的魔王,他更加在意之前的殿下他们的行踪。

而且因为白夜叉也在这边的原因,幽斗也根本不想作死在白夜叉面前溜达。

但是因为『GrimmGrimoireHameln』的恩赐游戏,所有被牵扯其中的共同体似乎都无法离开恩赐游戏所在的范围。

也就是说即便是幽斗有心想要寻找殿下他们,看看他们搞什么鬼,现在也根本无法在恩赐游戏结束前离开这片区域。

而且因为一些不知名的原因,白夜叉似乎遭受到了封印,本来稳得一批的恩赐游戏变得扑朔迷离,所以幽斗也不得不选择露面了。

进入会议厅的时候,幽斗他们也没有收到太多的阻碍,因为如今作为北区最强的共同体之一,幽斗所在的『Ghost travel』跟『Will o'wisp』,也是这次被邀请参与会议的共同体之一。

当看到幽斗跟蕾蒂西亚出现的时候,最惊讶且开心的人,莫过于『No Name』一行人了。

其中黑兔甚至忘记了刚刚的不愉快,看到多日不见的伙伴,直接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

而当黑兔在抱完蕾蒂西亚以后,准备也抱幽斗之时,却同时遭到了蕾蒂西亚跟阿尔格尔两人的阻碍。

蕾蒂西亚:黑兔,我能理解你对同伴的思念之情,但是抱我就好了。

阿尔格尔:拒绝除了蕾蒂西亚跟阿尔格尔以外的人抱住主人!

本来摊开双手,但是感受一波E级享受的幽斗,在蕾蒂西亚的死亡视线下,双手无奈的放下。

而这个时候十六夜也看向幽斗,将话题带回了正轨,主动询问道:“幽斗小哥刚刚所说的,会场有不少人身体顶不住了是什么意思?”

“一开始席卷整个会场,并且弥漫整个3999999——4000000外门的黑雾是什么玩意我虽然不清楚。

但是因为种族的原因,我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玩意不是好东西,有点类似疾病或者瘟疫的气息。

现在会场的那些人看上去虽然安然无恙,大概也只是因为这种疾病还没有爆发而已。”

幽斗是半妖,蕾蒂西亚是吸血鬼,阿尔格尔更是星灵,一开始那些黑雾一般的气息,自然会他们无法造成什么困扰。

但是幽斗却能够感觉到,会场上的不少人,在这些黑色的气息进入体内以后,身上的气息显然出现了一丝死亡的味道。

“瘟疫或者疾病?佩斯特?我懂了!原来是黑死病吗?

所以你才故意打算让黑兔恩赐游戏的期限延长到最长期限,是打算在恩赐游戏中断的期间,让感染黑死病的人,体内的黑死病爆发吧!”

“所谓的黑死病,就是发生在十四世纪五十年代的一种可怕鼠疫,曾经肆虐整个欧洲,并且带走了其大约三分之一人口的生命。

『GrimmGrimoireHameln』哈梅尔的吹笛人,就是格林童话中的一个故事。”

“其大意就是小镇上因为老鼠的肆虐,搞得镇民困扰万分,最终一个拿着笛子的捕鼠人却突然造访小镇。

并且利用其吹响的笛子,将镇子上的老鼠全部引出,别将其带

东北女人毛多水多牲交视频

往了小镇附近的河川中淹死。

而在鼠患解决了以后,镇民们却反悔了,认为一切都是捕鼠人自导自演的,拒绝支付本来应该给捕鼠人的酬劳,捕鼠人最终愤然离去。

但是在某天夜里,熟悉的笛声再次在黑夜中响起,但是这个笛声却只有镇上的孩子能够清晰的听到。

一百三十个孩子不约而同的从家门中出来,并且伴随着笛声的指引,跟随捕鼠人一起离开了小镇……”

“而这个格林童话故事的发生背景,也在十四世纪中期,故事中的鼠患,又被暗喻为鼠疫,即所谓的『黑死病』。

最终跟着捕鼠人消失的一百三十个孩子到了那里,也存在着两种说法。

一种是因为土地灾变和河水泛滥、地盘陷落等自然现象,倒是他们的身亡。

而另外一种说法,就是他们都被能够操纵鼠疫的捕鼠人带走,意味着生命被黑死病给带走了。”

十六夜的知识显然相当的渊博其全面,通过他的一番讲述,众人也大概知道了,『GrimmGrimoireHameln』的大致来历,还有名为『黑死病』的可怕。

甚至因为十六夜仅仅通过一点点的信息就能了解到这么多的东西,佩斯特也是不免得有些惊讶的多看了其一眼。

“现在这么来看的话,他们的共同体叫做『哈梅尔的吹笛人』,坐在主位的那个斑点萝莉又能够释放黑死病。

那么应该不难猜出,其应该就是童话中有着一百三十人功绩,从而具现到箱庭的黑死斑魔王吧。”

“黑死病的潜伏期因人而异,短的一两天,但是再长也不会超过一周。

一旦感染黑死病的人全部爆发,那么我们别说打败魔王了,到时候连能保住性命的人都不会太多。”

这也是为什么佩斯特打算延长游戏中断的时间,因为只要拖的时间足够长,他们完全能够躺赢。

而对比起他们,游戏参与方这边才是需要着急的,实力最强者兼游戏领袖的白夜叉被封印。

现在还不知道多少人体内潜伏着暂未爆发的黑死病,情况可以说糟糕到不能再糟糕。

留下要将恩赐游戏的中断时间延迟到最长,佩斯特带着威悉跟拉婷就准备离开了,然而脚步刚刚迈出,就被身后是幽斗叫住了。

“黑死斑魔王,不如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会突然袭击北区,我觉得你的主要目的,应该不是尚且稚嫩的北区阶层支配者,而是白夜叉吧。

而即便是你赢下这次恩赐游戏的话,白夜叉也不一定能够带走,不如我们加点赌注如何?

只要你能赢下这次的恩赐游戏,那边的兔子,包括你刚刚看好的那个小哥,甚至这里的大部分共同体,你都能选择打包带走。

而作为交换的,你将中断游戏的延长期限取消,马上重新开启游戏怎么样?”

看了看一旁的黑兔,又看了看幽斗跟十六夜,不得不说幽斗的提议,确实让佩斯特心动了。

她是新手魔王,虽然建立了共同体,但是成员却只有威悉跟拉婷,就一个魔王共同体而言,实在寒酸得不像话。

喜欢从成为妖怪之主开始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