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下面被亲到喷水的小说 我把麻麻日出水了

护肤
 ,铁血小千户
  主意已定,汤光耀便又说起了漂亮话。
  只见他似乎又沉思了一下,这才缓缓说道:“既然萧千户执意要去见桑总宪,恰好我这边也有些事情要去金陵城里走一趟。那我们就不如一道同去,路上也好有个照应,如何?”
  还在跟我这里得了便宜卖乖,你也恰好有事要去金陵城?
  怎么早不有事、晚不有事,偏偏这个时候想起来有事了?
  萧文明是个不留情面的人,立即嘲讽了一句:“哦?汤大人有什么事情要办?是要交接什么公文还是转交什么物件?那大人就放心好了,这回我带的人多,虽不管用,只有一把子力气。有什么重的东西,你叫他们去搬运就好了,保管不会磕着碰着的。”
  汤光耀能有什么东西?一脸尴尬的回回答道,没没也没啥东西,其中我稍作准备,便和萧大人一道出发。
  说是稍作准备,但汤光耀依旧是大包小包地带了好几个。
  读书人嘛,又是汤光耀这种一丝不苟的性格,东西带的多一点也情有可原。
  不过既然有萧文明和他手下三十个弟兄一道行动,其余的下人和随从就没什么好带的了,汤光耀只有一个人只身前往,一路上都有萧文明出面照应也就是了。
  一看知府大人出行这样简单,县令牛庆东也赶忙命令跟着自己一道来的两个随从和一个书童,立即返回临海县去,不要再跟着自己。
  牛庆东还是懂得官场里的规矩的,下属的排场怎么能比上峰更大呢?
  萧文明、汤光耀和牛庆东三人,就这样联袂走出了苏州府衙大门。
  此刻那个姓宋的衙役班头,还正是候在府衙门口,一见他的顶头上司汤光耀走了出来,赶忙迎上前去,点头哈腰道:“汤大人这是要去哪里?要不要小的在旁伺候,跟着一起去?”
  汤光耀原本看这厮就不顺眼,又被萧文明这样挑拨了一番,见到这家伙就更是面目可憎,难得不讲斯文地骂了一句:“本官要去哪里,关你屁事!轮得到你在这儿多嘴多舌!”
  那宋班头被骂了一句,心里当然不会开心。
  然而面前两个人——一个是自己的老爷、一个是自己的克星——他哪个也得罪不起,只能把头一低,弓着腰陪笑着,将这几位恭送走。
  这个天下是真的不太平了。
  从苏州城到金陵城,有将近五百里地的路程,其中岁月不乏山间小路,也要临水渡河,但这一路乃是大齐朝最繁华富庶的所在,是整个帝国精华地区。
  然而一路行来,景象却是十分萧条。
  地里庄稼的长势并不十分好,虽然已快到了秋收的时节,可禾苗上抽出的稻穗,却并不饱满,虽然还不到颗粒无收的地步,但收成眼看着是好不了了。
  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今年夏天,江南难得遭受了干旱——两个月里,天上滴雨未下,就连每年总要光顾个两三次的台风,也是一次都没来。大片的土地在烈日的
  主意已定,汤光耀便又说起了漂亮话。
  只见他似乎又沉思了一下,这才缓缓说道:“既然萧千户执意要去见桑总宪,恰好我这边也有些事情要去金陵城里走一趟。那我们就不如一道同去,路上也好有个照应,如何?”
  还在跟我这里得了便宜卖乖,你也恰好有事要去金陵城?
  怎么早不有事、晚不有事,偏偏这个时候想起来有事了?
  萧文明是个不留情面的人,立即嘲讽了一句:“哦?汤大人有什么事情要办?是要交接什么公文还是转交什么物件?那大人就放心好了,这回我带的人多,虽不管用,只有一把子力气。有什么重的东西,你叫他们去搬运就好了,保管不会磕着碰着的。”
  汤光耀能有什么东西?一脸尴尬的回回答道,没没也没啥东西,其中我稍作准备,便和萧大人一道出发。
  说是稍作准备,但汤光耀依旧是大包小包地带了好几个。
  读书人嘛,又是汤光耀这种一丝不苟的性格,东西带的多一点也情有可原。
  不过既然有萧文明和他手下三十个弟兄一道行动,其余的下人和随从就没什么好带的了,汤光耀只有一个人只身前往,一路上都有萧文明出面照应也就是了。
  一看知府大人出行这样简单,县令牛庆东也赶忙命令跟着自己一道来的两个随从和一个书童,立即返回临海县去,不要再跟着自己。
  牛庆东还是懂得官场里的规矩的,下属的排场怎么能比上峰更大呢?
 

  萧文明、汤光耀和牛庆东三人,就这样联袂走出了苏州府衙大门。
  此刻那个姓宋的衙役班头,还正是候在府衙门口,一见他的顶头上司汤光耀走了出来,赶忙迎上前去,点头哈腰道:“汤大人这是要去哪里?要不要小的在旁伺候,跟着一起去?”
  汤光耀原本看这厮就不顺眼,又被萧文明这样挑拨了一番,见到这家伙就更是面目可憎,难得不讲斯文地骂了一句:“本官要去哪里,关你屁事!轮得到你在这儿多嘴多舌!”
  那宋班头被骂了一句,心里当然不会开心。
  然而面前两个人——一个是自己的老爷、一个是自己的克星——他哪个也得罪不起,只能把头一低,弓着腰陪笑着,将这几位恭送走。
  这个天下是真的不太平了。
  从苏州城到金陵城,有将近五百里地的路程,其中岁月不乏山间小路,也要临水渡河,但这一路乃是大齐朝最繁华富庶的所在,是整个帝国精华地区。
  然而一路行来,景象却是十分萧条。
  地里庄稼的长势并不十分好,虽然已快到了秋收的时节,可禾苗上抽出的稻穗,却并不饱满,虽然还不到颗粒无收的地步,但收成眼看着是好不了了。
  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今年夏天,江南难得遭受了干旱——两个月里,天上滴雨未下,就连每年总要光顾个两三次的台风,也是一次都没来。大片的土地在烈日的
  主意已定,汤光耀便又说起了漂亮话。
  只见他似乎又沉思了一下,这才缓缓说道:“既然萧千户执意要去见桑总宪,恰好我这边也有些事情要去金陵城里走一趟。那我们就不如一道同去,路上也好有个照应,如何?”
  还在跟我这里得了便宜卖乖,你也恰好有事要去金陵城?
  怎么早不有事、晚不有事,偏偏这个时候想起来有事了?
  萧文明是个不留情面的人,立即嘲讽了一句:“哦?汤大人有什么事情要办?是要交接什么公文还是转交什么物件?那大人就放心好了,这回我带的人多,虽不管用,只有一把子力气。有什么重的东西,你叫他们去搬运就好了,保管不会磕着碰着的。”
  汤光耀能有什么东西?一脸尴尬的回回答道,没没也没啥东西,其中我稍作准备,便和萧大人一道出发。
  说是稍作准备,但汤光耀依旧是大包小包地带了好几个。
  读书人嘛,又是汤光耀这种一丝不苟的性格,东西带的多一点也情有可原。
  不过既然有萧文明和他手下三十个弟兄一道行动,其余的下人和随从就没什么好带的了,汤光耀只有一个人只身前往,一路上都有萧文明出面照应也就是了。
  一看知府大人出行这样简单,县令牛庆东也赶忙命令跟着自己一道来的两个随从和一个书童,立即返回临海县去,不要再跟着自己。
  牛庆东还是懂得官场里的规矩的,下属的排场怎么能比上峰更大呢?
  萧文明、汤光耀和牛庆东三人,就这样联袂走出了苏州府衙大门。
  此刻那个姓宋的衙役班头,还正是候在府衙门口,一见他的顶头上司汤光耀走了出来,赶忙迎上前去,点头哈腰道:“汤大人这是要去哪里?要不要小的在旁伺候,跟着一起去?”
  汤光耀原本看这厮就不顺眼,又被萧文明这样挑拨了一番,见到这家伙就更是面目可憎,难得不讲斯文地骂了一句:“本官要去哪里,关你屁事!轮得到你在这儿多嘴多舌!”
  那宋班头被骂了一句,心里当然不会开心。
  然而面前两个人——一个是自己的老爷、一个是自己的克星——他哪个也得罪不起,只能把头一低,弓着腰陪笑着,将这几位恭送走。
  这个天下是真的不太平了。
  从苏州城到金陵城,有将近五百里地的路程,其中岁月不乏山间小路,也要临水渡河,但这一路乃是大齐朝最繁华富庶的所在,是整个帝国精华地区。
  然而一路行来,景象却是十分萧条。
  地里庄稼的长势并不十分好,虽然已快到了秋收的时节,可禾苗上抽出的稻穗,却并不饱满,虽然还不到颗粒无收的地步,但收成眼看着是好不了了。
  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今年夏天,江南难得遭受了干旱——两个月里,天上滴雨未下,就连每年总要光顾个两三次的台风,也是一次都没来。大片的土地在烈日的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