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换个地方深入了解一下(从身后缓慢而又坚定的进入)

调理

餐厅静了下来,格里菲斯强忍着抽搐的嘴角想要换个的话题。他还没有找到既能转移注意力又照顾失言的阿兰黛尔体面的说辞,暴风中队的军官们眼睛里已经闪过阵阵的尴尬和愤怒。

闯了祸的阿兰黛尔端起一杯红茶,悄悄吐了吐舌头。

忧心忡忡、一点胃口都没有的奈芙蒂乘机放下刀叉。她看见以餐桌为界限,拜耶兰的陆海军互相不待见的目光像一把把长剑,在空气中噼噼啪啪的对砍。

甲骑兵小队的少尉拿起餐刀,把一条从饼干里钻出来的无辜的象鼻虫剁成两端。

“看,蛀虫。”

伯伦希尔号二副拔出匕首,“啪”的一声放在桌上:“少尉先生若是吃不惯象鼻虫,我可以去找点黑头蛆给您尝尝,吃起来凉凉的,不像象鼻虫那么苦涩。当然啦,也没有陆军的猪食,噢抱歉~没有陆军的面包那么有嚼劲。”

空气中传来了剑刃滑出剑鞘和火枪打开击锤的磕哒声。奈芙蒂把椅子轻轻往后挪了挪,在心里默念。

“打起来,打起来~”

阿兰黛尔在桌子下面轻轻踢格里菲斯的靴子,向他眨眼睛。漂亮的大眼睛灵动像会说话一样。

“做点什么呀~我错了。”

格里菲斯看了她一眼,把已经打开的断罪的枪袋扣上,拉拉领结准备说话。

“听说元老院通过法案,每周三天禁止市场上出售猪牛羊肉。”机灵的炮兵少尉塞纳蒙随口扯了一个最近的新闻。

“为什么?”陆军的军官们都惊讶的问道。

“增加鱼肉的供应份额,会有更多的人成为渔夫和水手,”伯伦希尔号的大副说道,“必要的时候,我们就能快速征召到海员了。”

“征召,不就是拉壮丁嘛,啧,”有个陆军军官问道,“这样的陋习我们陆军已经废除多年。我看过他们的饭食,可不怎么样。”

大副是个极有威严的中年男子,看起来比阿兰黛尔年长许多。他神色不动的摇摇头:

“各位想必没有去过破碎海和东方的混沌海,没有见过真正的大海的凶险。

“我的族人们,从过去就领导着伟大航路的探索。尽管人数不到舰员总人数的3%,却是维持纪律和运作的核心。

“他们领导着数百个三银郎日薪的水手,许多是南境街上抓来的混混。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亲切、温柔和平等是没有用的,只会让他们轻视你,动起龌龊的念头。

“伯伦希尔号之所以是一艘强大的战舰,除了强大的火炮、封印物和精良的船体,也要归功于我们的皮鞭、纪律和秩序。”

大副慢条斯理的用小勺摇着咖啡:

“统治力是战舰和海船的脊梁。唯有让水手们意识到自身的地位和职责,才能维持长官的威严。威严又是纪律的源泉。我们的水手们畏惧纪律胜过畏惧敌人和海洋。”

大副说的很有道理,让人难以辩驳。但是,这解决不了陆军的怒气,反倒让他们觉得受到了蔑视。

不服气的陆军少尉近乎低吼道:“我们的剑,为拜耶兰征服了数不清的民族,在你们开辟……”

“啪哒啪哒啪哒!”

餐桌边突然响起了有节奏的敲打声。格里菲斯往刚上的小碗里舀了两大勺白糖,用两根筷子用力搅拌起来。

“你在做什么,骑士?”阿兰黛尔好奇的问道。

“吃甜品,嗯~o(* ̄▽ ̄*)o,”格里菲斯一脸满足的吃了一大勺,用小勺点点碗里圆润剔透的像果冻一样的甜食,鼓鼓囊囊的说,“我还没有被王国军队征召的时候,每年夏天都要和妹妹因为这个打架,啊呜,真是润滑可口呐!噢?各位都不知道吗?德赛,德赛呢?!”

军官餐厅的门立刻被推开。二级小队长德赛捧着一个大碗走了进来。

“报告。”

“噢——!快,分给大家尝尝。”格里菲斯一边说一边招呼,“德赛,给大家介绍一下。”

奈芙蒂看着白天在自己面前砍了几个人的二级小队长走过来,顿时觉得整个世界都是灰暗了。德赛在厌恶的目光中放下一大碗史莱姆一样晃动的东西,在餐桌边站的笔直的说道:

“这是我休假后从家里带来的。奈奥珀利斯岛的一种小食——水馒头,是用葛粉做的夏季凉品,请拌上白糖食用。”

“对对对!”格里菲斯把糖罐搬了过来,用力挖了几大勺盖在阿兰黛尔的那一份上面。

绵密的白糖像小山一样堆起来,让不善甜食的人看了心生恐惧。

“你确定这不会置我于死地吗?”阿兰黛尔强忍着不去捂脸。

“这样才好吃!要多放糖!”格里菲斯给大家一人一小碗,飞快的坐回自己的椅子上,盯着水馒头叹了口气。他觉得意犹未尽,又在糖罐里舀了一大勺,迫不及待的抱起碗灌了下去。

……

好难受……

吃过晚饭离开餐厅以后,格里菲斯按照往日的习惯,开始绕着战舰巡视今晚的宿营地。

他吃了不得了的糖,最后还把阿兰黛尔那份也吃了。作为答谢,美丽的舰长小姐主动陪他一起走走,但是不会靠近水手。

水手和士兵们正在吃饭。

在近海活动的海船,以及刚离开港口不久的远洋海船的补给相对较好,有成桶的新鲜水果、蔬菜、干净的肉和腌肉,主食则是黑面包、饼干和燕麦粥。普通水手一天能得到几百克的面包、饼干和豆子,每周还有两次机会能吃到肉食,有时还能分到新鲜水果。

陆地上的贫苦人家可达不到这样的生活标准。

只不过,水手们的晚饭不可能处理的非常精细。船上的厨师们在准备军官的饭菜之余,将面包或饼干碾碎放入大锅内,添入少量的水、好些油脂、酒、腌肉、土豆、胡萝卜、卷心菜、豆类等食材,煮成一堆不可名状的糊糊分给大家。

这种杂烩菜的味道不固定,和厨子们的手艺也没什么关系,好不好吃完全看运气。

格里菲斯从用餐的水手身边路过的时候,发现他们吃的狼吞虎咽,看起来对于对贫困家庭出生在舰上干重体力活的小伙子们来说也还不错。

“虽然看着不好看,但是也不太糟。”格里菲斯看着一堆堆用餐的水手,对舰长小声说道。

“这是近海作战的水兵待遇,”阿兰黛尔轻抚着晚风吹起的长发,“那些前往破碎海和混沌海深处探险的远洋船上的水手的生活听说悲惨至极。他们挤在狭小发臭的船舱里连续航行几个月,居住条件和饮食都极度糟糕,甚至可以令在监狱里服刑的犯人生出同情和悔恨之心。远洋水手人力时常不足,官方就会把犯人送上船去服苦役。当监狱中的犯人被赶上海船当水手时,许多犯人都哭天抢地,说自己罪不至此!”

……

回到舱室以后,格里菲斯继续阅读报告。他时不时看一下计时器。

今晚,他有一位重要的客人来访。

“队长~”兰萨达在门口敲了三下,探头探脑的往里面张望,“我能进来坐一会吗?”

“当然,请进,但是九点钟你必须离开。”

得到允许得见习修女脚步轻快的走了进来,在书架旁的沙发上坐下静静看书。

舷窗外的海面沉浸在黑暗与寂静之中。待到云层消散,月亮又一次挂在天上。这个时节的月相正由亏转盈,往日也是如此。但是,今晚的月色绿的惨然。

海水轻轻拍击船舷的声音清晰入耳。夜色苍茫,水面微微晃动。似乎都融入了深邃苍茫的大海,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神秘和诡异。

“真是不详的预兆,”兰萨达合上书本,在舷窗边张望了一会说道,“我听说过一个敖德萨人的传说。

“在碧绿之月的夜晚,亡者之国的巨舰会在浓雾中现身。它是黑色的战舰,用死人的指甲和趾甲建造,载着鬼魂和骸骨的大军。那些未得到祝福死去的凡人,便会成为这艘恐怖巨舰的一部分。”

“嗯,你们最近怎么样?”

听起来,这东西像是“死亡”途径的高位阶封印物。格里菲斯随口应了见习修女一声,继续书写手边的文件。

伯伦希尔号正加速向拜耶兰驶去。有段时间没有见面的中队成员们会来找他们的指挥官聊天,这是常有的事,而且很让人放松。格里菲斯不由得有些憧憬自

留在身体里早上继续做

己的小屋。

嘉拉迪雅正在装饰那里,等我回到霍蒙沃茨,应该已经布置好了吧~

作为整个中队最早认识的成员,格里菲斯还多次救过她的命,兰萨达一直都很喜欢和格里菲斯聊天。她并不在意指挥官没有接自己的话,继续说道:

“最近一切都好,拉莫尔伯爵指挥的时候我们损失微乎其微。啊,对了,我并不是说队长的指挥不好!

“吉尔前些日子总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如果他没有单间,就锁在盥洗室里,每次都要半小时才出来。我问他怎么了,但是吉尔不理我。德赛说男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

“队长,你觉得呢?卡莲也觉得吉尔有些奇怪。”

“队长,你在做什么呢?”

兰萨达趴在格里菲斯的书桌边,想看看那里的文件。

“阵亡通知书,寄给今天牺牲的斐迪南的家人,”格里菲斯微微叹息,“我要告诉他们哪里出了问题。”

见习修女的脸色立刻变得肃穆,她在胸前虚划圣光的轨迹,低声祝福。

格里菲斯不喜欢圣光,其他的神大部分也不太喜欢。在他的眼里,这些伟大的存在就像是仓鼠饲养员,和自己没什么好说的。圣光更是要为克丽丝塔的悲剧负责!

自从在敖德萨的广场上指挥骑兵和炮兵把皈依外神的敖德萨军民杀的血流成河,哭声震天的那一天起,格里菲斯的心就像是一个魔方,被扭动翻转,展开以前所没有的图案。敬畏和崇敬之心淡去,取而代之的狠厉和决绝。

那些高高在上的存在固然强大,但是祂们不能具象在现实世界,信徒的力量意味着一切。

教会都说神崇高无比,人类是蝼蚁和羔羊。

在我看来——

神,神有几个军?

“兰萨达,”格里菲斯对还在自己房间里东摸摸西摸摸的见习修女说道,“这么晚了还在我的房间里大家要误会的,这里的衣橱可没法让你躲。”

少女立刻红了脸,没说再见就往门口逃了过去。

“等等!”格里菲斯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急忙把见习修女教叫住。

兰萨达满脸犹豫的停在门口,准备视情况继续逃跑。

“有一个霍蒙沃茨的入学机会,我可以拿到最有名望的教授的推荐信,”格里菲斯放下手里的羽毛笔,温和的说道,“你受过良好的教育,拥有高洁的品德和出众的理性,霍蒙沃茨的所有人都会为了能够与你一起学习感到骄傲。”

兰萨达收起了那副有些担忧的表情,认真的看了看骑士:“您是在邀请我么?”

“当然,”格里菲斯想了想,觉得自己的话应该说的很明白了,“你已经到了入学的年纪,没有必要继续行走于危险的战场上。”

“谢谢您的关心!”少女捂着胸口,紫罗兰色的眼眸洋溢着快乐,“可是,我还是希望能完成自己的巡礼,如果明年秋季有机会,我很希望能在霍蒙沃茨此学习。”

“明年,那也不错,”格里菲斯满意的点点头,“明年我会设法把德赛也安排进来,你们会和我的妹妹做同学。”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兰萨达高兴的轻轻跳了一下,“对了,骑士先生,我有一个请求。”

“是什么?”

“听说您在维罗纳有一块领地,最近的战功奖励可能会封赠更多土地和人口。但是您忙于学业和公务无暇打理,我想去那里进行巡礼,了解维罗纳的村庄和城镇。”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格里菲斯在心里赞同。他的封地——拉文奈尔庄园现在正雇佣罗兰的人手进行管理,具体什么情况不得而知。如果兰萨达这样细心的人能够去调查一番,将会是很有益处的好事。

“我的领地在任何时候都欢迎你的到来,见习修女小姐,”格里菲斯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提起笔,飞快的草拟了一份介绍信,“你可以和这些人联系,安排行程。但是,维罗纳的形势不稳,你孤身一人会有危险。我安排帕休与你同行。

“我期待着你的调查报告。”

喜欢血税请大家收藏:

格里菲斯写写画画了一会,觉得牵头万绪的事情不胜其扰,便从身边的案卷里抽出了一叠文件,在身边的火盆里点起火,烧起文件来。

敖德萨方面的图谋和封印物的线索,以及可能出现的其他组织的干涉并不是格里菲斯自己能够拿到的情报。他在打完了敖德萨的降临仪式不久便回到霍蒙沃茨,直到罗兰给他送来一份情报。

根据这份情报的提示,格里菲斯小心安排了行程,借口要接回调防的暴风中队为由前往北境。在那里,他得到了早就安排好的阿兰黛尔指挥的伯伦希尔号的支援,完成了追击梅蒂尼的行动。

也就是说,从头至尾,他都没有得到官方的交战授权,完全是等着梅蒂尼事件发生再借此发动战斗,夺取一些关键的人员和物资。

梅蒂尼巫师和奈拉带着剩下的封印物逃走以后,格里菲斯也不能继续留在当地打下去,和伯伦希尔号一起沿着既定的航线撤回后方。

他仔细检查着文件,然后将可能泄露自己独走的证据烧毁。

格里菲斯首先烧掉了有关梅蒂尼附近军事部署和水文条件的资料,接着,他看了看手中留下的关于奈拉和奈芙蒂社会关系的档案,在奈芙蒂的名字上画了个圈。

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是还说不清楚,必须仔细调查……

正当格里菲斯准备发出调查申请的时候,门又被敲响了。

一个侍应生请他前往舰长室。

舰长室在甲板上层,舰桥甲板下方,距离随舰陆军指挥官的房间不远。

这是一个不大的套间,由会客室和卧室组成,装饰的很雅致。所有的空间都被充分利用,安装了可以开合折叠的小柜和抽屉,用来放置书籍和衣物。

舰长,来自奈奥珀利斯岛的阿兰黛尔,正在会客室里。有趣的是,奈芙蒂也在。她和舰长坐在小圆桌的两端,一起喝着红茶。对方比自己的年纪大不了几岁,而且是受过很好教育的贵族小姐,提心吊胆的奈芙蒂放松了许多。

“你是说,梦中,你看到自己和其他的少女在逃跑?”阿兰黛尔柔声问道。

“是的,我……啊!”奈芙蒂看见被侍应生领进房间的骑士,像拐角遇见大狗一样跳了起来。

“别担心,你在这里是我的客人,”阿兰黛尔摸了摸奈芙蒂的手,安抚她坐下,然后对骑士说道:“我们在谈她的梦境。葵曼莎小姐在敖德萨事件中受到了惊吓,经常会在梦中看到你,杀戮。”

创伤综合征,我也得过……格里菲斯向两位小姐行礼,然后坐在离她们远一些的沙发上。

“霍蒙沃茨会帮助你的,”阿兰黛尔接着说道,“拉文奈尔骑士的灵能非常强大,战斗的冲击会损害你的心智,丢失记忆也并非不可能。梅蒂尼的学者们给你进行过调养吗?”

“没有,嗯,我的意思是,我不记得了。”

三人又说了几句,奈芙蒂就起身告辞,回房间去休息。她有好些事情想不起来,情绪低落。路过站起来送行的格里菲斯身边时,扑扑的心跳声整个舰长室都能听见。

奈芙蒂甚至没有说再见就刺溜一声从门缝里逃走了。

……

为了进行这一次的特殊作战,格里菲斯得到了经过补充和加强的暴风中队以及最新型的战列巡航舰伯伦希尔号的协助。

伯伦希尔号战列巡航舰是罗兰伯爵设计的新产品,以风帆作为主要动力,还有蒸汽机提供辅助动力。全舰使用风和煤炭作为能量,而且像过去的神秘属性的战舰那样辅以特定的尘晶提升风帆运行效率和航速。与旧式战舰不同,伯伦希尔号没有装备弩炮和投石机,而是创造性的在战舰两舷的甲板下部署了32门最新式的12磅火炮。

她拥有310名船员和陆战队员,是宁静海上火力最强的战舰之一。

这艘造价昂贵的新式战舰的舰长阿兰黛尔小姐是元老院委派的指挥官,年轻,但是军衔不在格里菲斯之下。她是名门世家出身,和索尼娅一样拥有很高的权限。

如果要进行陆地支援作战,伯伦希尔号就听命于格里菲斯;如果进入海战,暴风中队则要服从舰长的指挥。

阿兰黛尔端庄的坐在躺椅上看着他。她的礼仪和气质都无可挑剔,身穿舰长制服,曼妙的风味和婀娜显得更加迷人。在执行这次任务以前,格里菲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是她来指挥这么重要的战舰。

“为什么是你呢?”格里菲斯想了一会,还是问出了早就在思考的问题。

“我努力争取的!”阿兰黛尔颇有些得意,“首先,我的家族可是有着海军传承的。没有人比我们更懂潮汐、暗礁和季风!”

一个家族的人鱼吗?这场面……格里菲斯脑补了一番大大小小的人鱼在阳光照不进的深海中徘徊,不由得感到几分恐惧。无法挣脱的黑暗,听不见声音,若即若离的人影摇摆着鱼尾,将他包围。

格里菲斯觉得自己的理智都要因为这景象丢失了,急忙按了按额头不再去想。

“其次,有人替我说话,”人鱼小姐就当没看见,“有好几位长辈一直在拜耶兰海军中服役,由他们决定一位舰长并不是难事,索尼娅不也是军队的指挥官吗?她这么美丽又可爱~”

这几句话说的格里菲斯没法反驳。他的视线回到阿兰黛尔身上。紧致的镶银边白制服和纤细腰线将她胸前的轮廓美妙的烘托出来,笔直的长腿微微偏向一侧,显得更加修长。这样的身段和美貌,若是和指挥战舰炮击时飒爽的英姿联想起来,真是让人无法抵挡。

格里菲斯顿时觉得心情好多了。

“最后,对于你的判断已经证明了我的大局观和判断力,哼哼!我的家族成员,那些老顽固一开始坚信你只是小卒,直到铁一般的事实摆在眼前,他们才不得不认可我的判断。总有人不相信,但我确实远见非凡、慧眼识珠、目光如炬、深谋远虑呀~不能因为长得好看就把人家划到不靠谱的行列里面,真是不公平的。”

格里菲斯忍不住歪头斜了一眼舰长室的书架。幻术和魔法瞒不住他,很快就发现在专业书籍间还小心翼翼的藏着少女才看的轻小说。

阿兰黛尔一点不在意,她继续发表自己的观点:

“敖德萨事件后,神秘的力量在增强。

“超凡者更加强大,非凡者的晋升也容易了许多。灵能的强度在增强,形态也更为多样,神秘与我们的距离在接近。

“我们认为这是古神的力量破碎以后残留的灵能。神秘世界似乎都在从外神的失败中分润收益。

“虽然我们没有能够捕获第一目标奈拉和他执掌的封印物,但是,奈芙蒂会被巫师们带在身边,一定有其中的缘由。我们要小心留意她。”

格里菲斯点了点头。虚境的生命织缕复活了克丽丝塔,伪装成圣光教会的圣女开启了召唤仪式。在这一过程中,圣光教会的部分人员和敖德萨的神秘界共同参与了邪教团的规模宏大的阴谋。圣光教廷如是毫无察觉,那也太荒唐了。

两人聊了一会,侍应生前来请他们参加晚宴。

……

哪怕在战时,军舰上的晚餐也是很重要的社交活动。

伯伦希尔号的女主人是美丽的阿兰黛尔·德·瓦伦伊尔小姐,每天晚上在军官餐厅举行的正式晚餐是所有舰上有头有脸的人都要出席的义务。

格里菲斯坐在舰长席的左手,这里是战舰上最尊贵的来宾的位置,

留在身体里早上继续做

有幸在舰长小姐落座时为她拉开椅子。如果有军衔和爵位比阿兰黛尔更高阶的大人物在的时候也要坐这个位置。紧挨着格里菲斯的是舰上的陆战队中尉和暴风中队的几位军官。

舰长席的右手边则是她的副官、炮兵中尉和医官。被俘虏的奈芙蒂小姐也被带了过来。她虽然是俘虏,但也是侯爵的长女,一路上都会得到客客气气的招待。

一支从伯伦希尔号士官生、水手和陆战队员中挑选出来的5人小型乐队演奏起欢快的音乐,参加宴会的客人们一边用餐一边用柔和平缓的语气交谈起来。

经过一个白天的激战,格里菲斯虽然满腹心事,但是晚饭还是要吃的,也能让他紧张的大脑休息一下。他为舰长小姐拉开椅子,请她坐下以后,所有的军官和来宾才能坐下。

侍应生为大家送上开胃菜。

“今天的开胃菜是冰草、金枪鱼和奶酪蘑菇汤。佐餐酒是帕夏果酒。”

侍应生为大家送上前菜和饮料以后,阿兰黛尔舰长用纤细白皙的手指举起酒杯对大家说道:“拉文奈尔骑士,我以伯伦希尔号舰长的名义对你和你的士兵在刚刚过去的白天中所取得的无可置疑的胜利和荣誉表示衷心的祝贺。”

格里菲斯举起酒杯,微笑着回礼致意。和舰长迷人的微笑相比,他的笑容简直是在用锯子锯木头。

在座所有人喝下了一杯香甜的美酒,宴会就正式开始了。

可能是为了保持礼仪,也不冷落每一位来宾,阿兰黛尔吃得很少。作战部门的军官们则吃得很快,以便在需要的时候可以立刻停下来进入交谈状态。

这顿晚饭当真是非常不错,蔬菜和鱼都鲜嫩可口,牛排口感细腻,而且是用葡萄藤细细煎烤的,配上佐餐的葡萄酒真是回味无穷。在座的每个人都有一小杯佐餐开胃酒和一杯葡萄酒,咖啡和果汁随意取用。格里菲斯在心里暗暗惊叹,这样的晚宴甚至可以和拉莫尔伯爵府上的宴席相提并论,对于战斗航行中的战舰来说未免太奢侈了。

航行开始的前几天,为了不泄露情报并且完成紧急作战部署,格里菲斯和自己的部队都是在船舱里随便吃了点,今晚这样的宴会还是头一次参加。

“晚宴太丰盛了,破碎海的鲑鱼真是鲜美蚀骨啊~”格里菲斯觉得阿兰黛尔实在太热情了,让他有些不好意思。

“真是受之有愧,”陆军军官们纷纷表达感谢,“作战期间还这么麻烦您。”

只要不是部署在大城市的时候,暴风中队这样的精锐部队得到的补给也是有限的。就连索尼娅也要和大家一起吃生黄瓜和胡萝卜,面包硬的可以当盾牌,如果一顿饭吃不完,留下来的半块甚至可以掏空了当作茶杯用。这么可怕的面包只有在汤里泡软了才能吃,而热汤则是用胡萝卜、卷心菜、土豆和所有能在营地附近收集到的蔬菜做的乱炖,放了不得了的黄油和食盐。

阿兰黛尔看了看格里菲斯,神色不变的说道:

“这是我们日常的晚餐,并没有特别招待。”

喜欢血税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