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换个地方深入了解一下(从身后缓慢而又坚定的进入)

调理

紫微众人的行进速度,开始逐步提升,他们不断地曲翘时空进行跃迁。

从一次一光年,直接飙到了一次十万光年,他们打算快速穿越多维扫描仪的地带。

黄极成就维度之主,并不需要真的走遍整个原始中心。

毕竟他的信息感知是冗余的,大约见证了这里所有的隐藏多维机器,也就差不多了。

一百分钟后,他们已经深入了六亿光年,穿越了浩荡的多维扫描仪,见到了一连串更加稀奇古怪的多维机器。

“虚空有好多我们没有的科技……”

“他们的打击,可以入侵到任何一个下层维度。”

星神号称通晓一切科技,毕竟自然规律就那么多,任何机器,只有他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看不会的。

而显然,虚空的长期凝结万众智慧研究多维、超维等领域的技术,有太多东西是星空方面的思维盲区了。

这之后他们又陆续见到了连通所有三维时空的特大虚空之门,以及批量制造独立时空的虚空船厂,乃至还有令三维时空降格,引发大破灭的虚空毁灭器。

其中最为出彩的,是一颗颗巨大的虚空超维脑。

这是超维所必须的载体,是灵肉合一的媒介。虚空在这里囤积了各式各样的超维脑,工艺极其精湛,且覆盖范围极大,小则百万公里,大则一亿光年。

一亿光年的超维脑,乃是暗能量与暗物质构成。百万公里的则是由时空粒子构成。

众人在其中,发现了一切他们能想象,乃至不能想象的材料。电荷物质、色荷物质、音荷物质、时空物质……

虚空竟然用已知的所有材料,铸造了超过八十亿种超维脑!

其中最难以想象的,是一片二维膜状超维脑!

“这是什么玩意儿?他们竟然将二维物质的残影,长期地滞留在三维视野中?”

“还可以有低维脑吗?”

偶然奇怪惊异地观摩着二维化的超维脑,从任何角度看,它都是正面,无数线条所勾勒的回路,就好像山川地理的测绘图一般错综复杂。

它没有触发维照之光,就那么飘在真空中,不断地膨胀,将周围的事物二维化。

黄极解释道:“这也是一个顶点武器,维度之主‘我为时空’,是能够阻挡延缓维照之光现象的,继而制造出这种独特的二维化武器,以不断消耗时空粒子的方式,将维度缺失的物质滞留在三维世界。”

“虚空大尊每次觉醒期,都会尝试各种各样的办法超维。但很遗憾,虚空尝试了所有种类的超维脑,无一例外都被第四绝壁所阻挡。”

“为此,他们另辟蹊径,转而意图在二维时空里生存,然后看看,二维生命是否也会面临第四绝壁的阻拦。”

天衰歪头说道:“这理所当然会失败啊,四维时空包含了所有的三维、二维、一维时空。”

“三维世界同理,第四绝壁镇压三维,自然也包含了二维……”

黄极瞥了他一眼:“理所当然?你尝试过吗?”

天衰一愣,不说话了。

黄极语气复杂道:“虚空不断尝试着可以想象到的办法,哪怕理论上不可行,他们也要去做,因为不做……就一定不行。”

“虚空成功在二维生存了,此时此刻,二维时空就有一名虚空神孤独地进行种种尝试。”

“这是已知宇宙诞生以来,唯一的二维生命。但可惜,凡是在我们的三维世界降成二维的,都会被第四绝壁阻挡。”

“别说二维,就连一维,他们都尝试了,只是弦状超维脑在二维时空,这里看不到。”

众人神色一凝,这里有能想象到的所有超维脑,但却是仿佛垃圾一样堆积在这,可想而知,全都失败了。

虚空是得多绝望,才会想着成为二维生命?

在理论模型中都不太可能的办法,他们也要尝试,可见真的是没有路走了。

“我们的三维世界?黄极,难道还有别的三维世界?”永古者敏感问道。

黄极点头道:“有的,标准三维世界就是我们已知的10的24次方个时空,我们是宇宙原始自然物质的投影,或许可以称为源世界。”

“但四维生命,可以主动开辟出新的来,对超维者而言,随便造化一些四维粒子,就等于创造了一方独立三维面。”

众人一想是啊,他们都能虚粒子造物,以及星墓、虚空战舟、位面果实之类的独立时空技术,超维者当然也有。

三维星神超维,基本一定也是四维的星神,定然是可以随意创造、折叠三维世界的。

有可能,超维者封锁他们的三维世界,但是却自己开辟一个小独立三维世界,对那里不进行镇压,好培养帮手。

永古者欣喜道:“那我们是否可以去往那种独立小三维世界?”

黄极没有回答,只是说道:“继续向前,有个多维级虫洞。”

“虚空牛啊,他们已经造好了?”林立惊愕。

所谓多维级,和四维五维六维没啥关系,乃是升降多个三维时空的星神,才能建立的科技体系,妙处在于利用不同三维面的不同物理参数。

A时空不能实现这个,但能实现那个。B时空有这个元素,但没那个元素……

同时是多个三维面的星神,可以把多种物理模型集合起来,仿佛拼图一样,衍生发展出一种更高级的科技领域。

大破灭、跨维度面扫描,都属于多维级科技。

虚空在这方面,早已精通至极,一种让他们能跃迁到整个三维世界以外的虫洞,都被制造了出来。

虫洞科技是时空技术,不管几维物质,它都得在时空里,所以理论上是可以连接进另一个三维世界。

众人不断推进,在越过各种超维脑的存放区后,来到了一座巨大的虚空旋涡面前。

这是暗物质虫洞,电磁力是检测不到的,但是其强大的引力曲翘,震荡万方,引力场范围足足百万光年!

体积也太大了,横贯在前方,如同深渊瀑布,大约相当于一个银河系那么大。

众人大喜,原始中心真是个宝地,这里到处都是虚空费心费力建设的奇观造物。

“能用吗?能用吗?”偶然奇怪已经迫不及待。

亚克上前,砍瓜切菜般解决几个拦路的虚空神。古兰巴托紧随其后,迅速检查一番,惊喜道:“可以用!我破译虚空代码连上去了。”

不过他紧急着苦瓜脸道:“理论上虫洞去哪里都行,只要我们有坐标点的详尽信息……可我们哪知道人造三维世界的四维坐标?”

黄极叹息道:“我知道。”

“什么!”众人震怖,黄极竟然知道源世界以外的坐标?

然而黄极紧接着又道:“可还是那句话,办法是有,但我们做不到。连接我们天然三维时空以外的人造三维时空,所需要的能量,是我们无论如何也负担不起的。即便将10的24次方个三维时空都湮灭成能量……也不够!”

“草!怎么要这么多能量?”偶然奇怪震撼道。

黄极无奈道:“太远了啊……”

不同维度间的比例,差得量级实在是太大了,两个三维世界之间,间隔的是四维时空的尺度。

距离越远,能耗越大,而且是指数增长的。

黄极摊开双手道:“我们三维时空,最大的是起源维度,直径十万亿光年。跨越这段距离需要多少能量?”

“超出光锥会直接降维……”天衰忍不住吐槽。

黄极笑道:“不用考虑降维,我只是让你们算一下。”

墨云顷刻间就算完了,说出一个数值。哪怕以最大效率,这也是个天文数字,大约需要一个时空粒子。

黄极说道:“将这算作一个标准值,我们把它认为是一个三维世界的长度,这个长度等于其四维本体的长度。如果用四维时空的尺度来描述,大概在……几纳米之间。”

“什么?”众人骇然。

黄极无奈道:“诸位,在我们维度内传送,无论多远,都只是61个粒子在四维时空中的波长以内而已。”

“也就是说,我们花费庞大能量,跨越的所谓十万亿光年,只是四维时空的几纳米而已。”

“而我们的三维世界,与封锁者自己造的小世界,在四维时空相隔百万亿光年……”

众人绝望,难怪完全不够,这特么也太远了!

这不是因为四维时空大,时空是同一个时空,但四维物质太小了,它是蜷缩在极致微观中的。只不过多了第四条轴,所以他们三维和四维对空间广阔的观感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们看似跨越十万亿光年,但是在四维视野里,只是挪移了几纳米。

正确的比喻应该是他们仿佛活在三维屏幕里,自以为的跨越了超大距离,不过是从屏幕左侧,传送到了右侧。平时正常的传送,总超不过三维世界本身的体积吧?而他们三维世界的本体,在四维时空里超级小。

“竟然相隔百万亿光年?宇宙到底诞生了多久?而且封锁者飞出那么远了?”兰天震撼道。

在成为星神之前,作为顶级星界主宰,他去的最远的地方,也就距离兰天星界三百亿光年,这已经算是经历丰富了。

封锁者超维后,竟然在四维时空里已经离源世界这么远了?

不待黄极解释,墨云就说道:“老爸用的是光年……但在四维时空,物体运动可没有光速限制。”

黄极说道:“不,照样有光速限制,但不是我们认知的光速。真实的四维光子,最大速度要在我们了解的值上,乘以10的24次方。”

“而我刚才描述的百万亿光年,是用我们的常数算的。如果用四维光速算,封锁者的人造世界,其实就在我们源世界的隔壁……仅仅0.003光秒的距离。”

紫微众人欲哭无泪,灵魂麻木。

倘若类比一下,代入四维强者的视角,两个三维世界

双腿扒开调教羞辱惩罚视频

的本体也就隔了九百公里……

但是人家的‘九百公里’,等价于他们认知中的百万亿光年……

这还只是四维尺度,因为他们是三维生物,用的也是三维虫洞,和三维能量。他们认知里传送十万亿光年所消耗的能量,只相当于在四维传送几纳米的能量……

要多少份这样的能量,才能传送四维的百万亿光年?

再加上虫洞科技,距离越远,能量消耗呈现阶梯式增长……

众人明白,这就是黄极口中,所谓‘明知道解法,也无能为力’的事之一。

四维生命能简单跨越的距离,对他们来说,却是天堑。

……

喜欢信息全知者请大家收藏:

“那是什么武器?”

一个照面,被一群虚空神,就干掉数万名超神,着实把大家给打懵了。

得亏有星空意志赋予他们的物质法则,又提前准备了浩瀚物质海,这才无伤大雅。

黄极迅速说道:“这是一种时空资讯武器,或许可以叫虚空柱。消耗时空粒子,破灭一切有序资讯构造。”

“此乃虚空大尊觉醒期缔造的武器,你们可以理解为类似我在下层维度留下的次级法则,这都是同一类的顶点武器。”

“只要攻击者消耗的比目标多,就必然绝杀,无解。”

众人凝重,原来是虚空大尊留下的顶点武器,看样子还有好多。

正常来说,虚空肯定不可能是他们这么多超神级的对手,但现在有不知道多少顶点武器,就另当别论了。

该说不愧是虚空,这底蕴强得恐怖,他们准备如此充足,都可能被反杀。

“我们不可能与虚空比时空粒子,等于他们每发动一次,我们就得死几万个。”守墓者肃然道。

亚克亢奋道:“那就死吧。”

“他杀我一次,我砍他一万个!”

他一语道破了虚空柱的应对之法,有星空意志给予他们的不死性,那就硬抗呗。

反正抵抗不了,那就让虚空杀,只要不把他的氨气一口气全灭,他就能复活!

就算全灭了,五百亿光年外的星河安全区也还有无数氨气呢,那就是大家的复活点,死了之后再赶过来就是了!

黄极暴露奇点,之后又缔造星空意志,已然将他们也塑造得如立于不败之地。

“杀!”

只见亚克如云海巨神般,氨气为肉,光辉为肤,色荷不灭物质为π级经络。

手持一把绝对热点物质构筑的巨大型尾灭剑骨,砍瓜切菜般冲杀进了虚空神阵列中。

凭借超神级的因果律效率,他维护着绝对热点剑骨,不被分解,以无边能量就能轰杀一尊虚空神。

星神、虚空神,并没有说防御力就比星界主宰之流要高。宇宙万物万象的破坏力、防御力就那么大,星神无视力学攻击的基础,是能用因果律免除伤害、破解攻击。

而一旦无法免除,无法破解,被绝对热点、创世死光,乃至维度剥离、量子归返这类破坏力打击到,照样会被轰杀。

有超神级的效率在,因果律科技是碾压虚空神的,对方只能硬生生承受亚克挥洒的各种宇宙极端事物、现象的毁灭性破坏!

曾几何时,让他们难以招架的虚空神大军,被摧枯拉朽地撕碎或湮灭。

亚克的这把绝对热点剑骨,恐怕是威能最可怕的武器。

或许单点破坏性上不如黑洞,但架不住它可以想造多大,就造多大!

亚克除了造出无数氨气作为自己的不死源泉,这把温度达到宇宙封顶的剑骨,也长达九万亿公里,接近一光年。

剑尖所在之处,时空扭曲,被砍出虫洞,亚克的身影瞬间就出现在那里,覆盖方圆一光年的时空。

他传送到剑尖的位置,而剑骨本身,则依靠时空展开性质,铺设到一光年外。

如此反复,亚克的狂斩英姿,就好像幻灯片一样,在各处闪烁。

虚空一方是有时空真视的,可以同时超光速看穿大片范围,在他们的视角中,亚克尺缩寸步,瞬身斩击的一幅幅定格残影,连绵一片,分布八方,就好像同时有无数个亚克似的。

每到一处,他都是不同的斩击姿势!砍得虚空神们眼花缭乱。众多画面连在一起,好似一套宇宙剑法的时空画卷。

“卧槽……亚克这家伙……都超神顶点了,还能砍起来啊?”偶然奇怪等人,见得一战斗就发疯的亚克,不禁心神俱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战斗风格,亚克则是最狂野朴素的那种,活脱脱一个战狂。

砍砍砍,变着花样地砍,超神因果律交织,封顶能量缠绕,星空物质法则加持,极限科学效率运转……

这一招一式,把虚空神都给斩懵了。

一名虚空超神刚刚晋升加入战斗,还没来得及出手,就直接被他当普通虚空神斩了!

斩完之后,亚克自信离开,要不是死后的余韵波动不一样,大家还以为那也是个虚空神呢。

“这……这战斗力,同级无敌!”守墓者惊叹道。

同为超神,大家科技效率都封顶,不代表就没有战力上的高低。因为还存在着使用上的,一种潜在的高低。

就好像当初黄极,与三名虚空超神对战,他凭借着逆天的意识,照样一打三,乃至还顺应借用敌人的力量,与他合为一处,触发宇宙禁忌,果露出奇点。

战力,是个包含所有方面,非常难以定量的东西,它不是数据上的比拼,重点永远在于‘发挥’。

黄极就是个能永远在满值的层面发挥的强者,亚克亦如是。

他是黄极生平所见第一个神性战斗者,是个战斗到高亢炽烈时,完全没有一丝破绽,恒定在同级理论封顶战力中的怪胎。

无论是力量、速度还是角度,无论是威能、意识还是效率,无论是资源、技术、还是法则。

一切的一切,都被亚克发挥到了极限,这是物理学极限,是维度最高,是π级圆满,是三维顶点。

即便是维度之主出现,威能无尽,也只能在破坏力度上压过他,个人运动的层面,这已经是极致完美了。

从此往前追述至宇宙诞生,也从未有过如此强大、恢弘、耀眼的运动战。

亚克的战斗意识,达到了真正的圆满。

如果个人运动,有一个最本质而完美的数学集合去表达,那么亚克正在演绎这个公式本身。

这一刻,他就代表着‘战斗天赋’的科学本体,如若传说中大圣灵无数生命概念中,名为生命战斗的那个属性。

连虚空超神出来,都被一剑斩灭,可谓是真正的单体无敌。

这一天,连黄极也很难‘堂堂正正’地在运动战中击败他了,他只能从渊远难言的其他方面入手,先把亚克从这个状态中削弱跌落下去,才能谈赢。

“嘭!”

虚空柱凭空出现贯穿,他死了。

然而他没有任何滞涩地从气体之海中重生,他甚至没有任何惊异、迟疑、害怕和停滞。

无缝衔接地继续砍杀,闪烁频频,人影无数的时空画卷,向前稳定推进。

正如他所说:杀我一次,砍翻你们一万个。

当然,战场很大,他们徐徐推进,要面对一亿多虚空神,亚克也只能处理一小部分。

杀一个,冒一个,杀一万,冒一万,虚空也是杀不完的。

两大逆天群体,正面交锋,都是立于不败之地的巅峰碰撞。

亚克一马当先,黄极在后,其余星神拱卫周天,他们就犹如一柄尖刀刺入原始中心地带。

这里是一片充满病态色彩的奇形怪状巢穴,盘踞着无数的虚空生命。

越来越多的虚空怪物化为虚空神,托举着宏伟螺旋巨柱冲来,每一次巨柱消失再出现,他们就会有数万名超神陨落。

阿波希德的法官率领数万名同族迎上,喊道:“这些家伙,就交给我们阿波希德!”

“大帝速速巡狩原始中心,成就起源之主,镇压虚空。”

黄极在此之前,也不尽知来到原始中心会面对什么,要是知道,他早就能补完最后的数据,成为起源的维度之主了。

这里所有事物的时空资讯被遮蔽,

双腿扒开调教羞辱惩罚视频

无法真视。

但是黄极的信息感知,比真视更强,至少在无法抵挡的方面,堪称碾压一切科技手段。

他亲自来到这,所过之处,便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瞒得住他了。

就好像看穿那顶点武器虚空柱一样,他本不知道虚空还有这一手,但只要被他接触到,便顷刻间感知了全部信息。

又因为他曾也是维度之主,也做过顶点武器,所以这些东西的信息也没有不懂的地方。

此时此刻,随着战斗进行,以及众人所经过的时空越多,黄极的π级资讯比例在不断上涨!

不只是他接触到的地方被迅速全知,其他星神接触到的时空,也能被他所读取。

这就是他们这场战斗的目的。

真这么打下去,虚空有丰厚的时空粒子底蕴,乃至能击杀他们的顶点武器,其实最终还是能耗死他们的。

但是只要黄极π级百分百,战争就结束了。

因为他一旦成功,就是永远的维度之主,虚空再也无法反抗。

“噗噗噗噗!”

阿波希德数万神族,被虚空柱贯穿湮灭,但是大家头也不回,继续深入原始中心。

这里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光怪陆离。种种支离破碎的古怪暗物质结构,仿佛是一座座顶级机器。

到底都是些什么作用,大家竟然一时间也看不明白。

不过众人都是超神级智慧,很快也就琢磨研究出端倪。

永古者说道:“这全部都是多维科技领域的产物,从这往内深入六亿光年的大片事物,都是能跨越三维面解译扫描多个时空的机器,应该就是所谓监控下层生命维度,是否有强大星空势力崛起的那个工具。”

黄极说道:“是的,就是这个东西。”

他只是不尽知原始中心,但也不是完全一抹黑。

在此之前,他就知道虚空有这个东西,乃是通过他自己的信息感知到的。

这东西会扫描他和下层各个生命维度,黄极通过被扫描的事物的信息,也能追溯到源头。

当然,这种间接追溯型搜索信息,并不全面。就好像当年在村子里,单单从脚印来了解一个人一样,知晓对方名字、性别、种族、身高、形貌、身体结构、化学成分、粒子数量等比较简单的信息。

至于其小时候的童年阴影,长大后的梦想执着,曾经学过什么知识,又是在哪里学过的,认识哪些人,对所有人和物有哪些评价,身上哪些细胞挨过一刀,未来他又会杀谁等无数信息,则就不是通过脚印能知道的了。

同理,直到此刻,真正感测到这台机器,黄极才真正的全知它。

“整个原始中心,就是虚空的终极研究所。”

“大多数时间,虚空都会将几乎全部的智慧聚集于此,研究超维之路。”

“或者说,是研究打破第四绝壁的办法!”

“原始中心直径百亿光年,这区区六光年的多维监控器,不是个边角料……”

“越过这种种多维仪器,更深处,核心的核心,就是虚空研究超维亿万载真正的底蕴。”

黄极都有些兴奋起来,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偶然奇怪金属丝发绷直,永古者眼珠子都绿了,古兰巴托、尤利耶儿,他们每一个人都难以压制灵魂上的亢奋。

是啊,可不止他们想要超维,虚空也一样。

他们也想要打破桎梏,打破这绝望之墙,超越维度!成就四维虚空生命体。

而且虚空能力更强,底蕴更厚,制霸起源亿万载,集结无数智慧,早就在不断研究第四绝壁了。

这里就是虚空最大的知识宝库与智慧结晶所在,连监控多维的仪器,都只是放在门口的边角料。这么多年下来,对于破解第四绝壁,虚空是否已经有眉目了?

……

喜欢信息全知者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