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喘呻吟出水好深(抵在门上嗯啊用力进人)

养生

感谢:‘08a’兄弟的打赏,夏天拜谢了。

※※※※※※※※※※※※※※※※※

‘讨逆大军’此时已经到了不远处,毕竟‘闻太师’他们不能放任自家陛下如此冒险,所以全军加快了行进速度。

在得到全军后退三百里安营扎寨的命令时,‘武成王’表示不解,这都到岐山地界了,怎么不往前走反而撤退呢。

所以他催动‘五色神牛’来到‘黄少宏’身后,从牛背上跳下来,叫道:“陛下......”

‘黄少宏’此时正用猎人‘野兽之言’的技能探查‘两仪微尘阵’的根底,也就是让‘金翅大鹏鸟’飞入阵中,然后用游戏世界的‘猎人’技能,通过‘金翅大鹏鸟’的眼睛,观看阵中情况。

这种技能状态下,做为战宠的‘金翅大鹏鸟’所能看到的一切画面,都会映射到‘黄少宏’脑海之中,如同亲眼所见。

那‘金翅大鹏鸟’刚刚入阵,便有阴阳二气,与漫天剑气袭来,鹏鸟感受到危机,掉头就想跑,却被漫天剑气笼罩在其中。

‘鹏鸟’那一身坚如钢铁的羽毛,瞬间就被那漫天剑气削的一根不剩,幸好‘金翅大鹏’的一双利爪不逊先天灵宝,生生将那些袭来的先天剑气全部抓碎。

然后不太科学的事情发生了,白条鸡竟然也能飞,‘鹏鸟’扑腾着没有羽毛的肉翅,拼命向阵外逃窜,可这时候,阴阳二气降临了。

先是先天阴气横扫而过,变成‘白条鸡’的鹏鸟瞬间变成了冰雕。

然后先天阳气化成的巨磨碾压过来,‘鹏鸟’瞬间又被烈火粉身,只几个呼吸的功夫,这头先天神禽,就被炼化成灰灰,只剩下一双鸟爪和一个巨大的鸟喙落在阵中。

‘黄少宏’见‘金翅大鹏’这等惨状,倒也不心疼,毕竟是战宠,可以无限复活,只是有些可惜,要是早点将‘金翅大鹏’捞出来,直接就可以吃烤大鹏鸟了,错过,错过啊。

当然他也可以复活‘金翅大鹏’然后重新来过,可即便他是主人,也得要脸的么,之前大鹏已经没了气息,他吃就吃了,反正不吃也浪费。

可是重新再来,那就是刻意为之,这让其他战宠怎么想,以后还怎么将宠物提出来挡枪。

“陛下!”

‘黄飞虎’急迫的声音,将‘黄少宏’从对‘金翅大鹏鸟’最后的价值幻想中拉了出来。

‘黄少宏’转头见是‘黄飞虎’,诧异道:“武成王,你怎么来了,朕不是说过让你们后退三百里,安营扎寨吗?”

‘黄飞虎’有些急迫问道:

“陛下,所谓兵贵神速,如今已到岐山地界,前方又是一马平川,咱们这才行军半日,怎么就要安营扎寨呢?”

‘黄少宏’却是不答,而是朝前一指,问道:“武成王来看,前方有何不同?”

这时候,后面‘闻仲’并‘孔宣’等将领,也都骑着坐骑赶了上来,听闻‘黄少宏’所问,不由得都疑惑的朝前看去,然后俱都摇头,在他们看来,前方一马平川,根本没什么古怪之处。

‘黄少宏’命人取来弓箭,弓开满月朝前射去,便见那羽箭如同流星一般朝前飞去,众人先是不解其意,可继而都露出吃惊之色,因为那羽箭刚刚射出二十余步,就突兀消失在众人眼前。

眼前景物依旧,可就只有那支消失的羽箭,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黄飞虎’大奇,在地上拾起一块巴掌大小的石块,猛然发力朝前投去,那石块在武成王巨力之下,带着呼啸之声飞出,其上携带的冲击力,已经不弱于后世的炮弹了。

可这石头同样在二十余步之外凭空消失,就连原本破空时的呼啸之声,也瞬间消失不见。

这一次‘闻仲’终于反应过来,脱口道:“这是有修者在此处布下了阵法啊!”

‘黄少宏’点头道:“正是如此,刚才听哪吒说,这是人教的‘两仪微尘大阵’!”

‘哪吒’一脸懵逼,指着自己问道:“这话是我说的?”

众人尽皆诧异,‘黄少宏’很认真的道:“是你说的!”眼神中带着不容拒绝的神色。

‘杨戬’看出端倪,笑着拍了拍‘哪吒’肩膀:

“就是你说的没错了,兄弟你果然见多识广啊!”

‘哪吒’翻了翻眼皮:

“前天在河边扎营,我看你在河里洗澡,屁股上有块胎记,这算不算见多识广,我跟你们说,杨戬他......,算了当我没看见。”

这货之所以止住不说,并非良心发现,主要是‘杨戬’已经亮出三尖两刃刀,随时准备匹夫一怒,与他血溅五步了。

‘闻太师’并不关心此事是谁说的,只是追问道:“这阵法究竟有何名堂?”

‘黄少宏’一本正经的道:

“据哪吒说,这两仪微尘阵,全名叫做‘生死晦明幻灭两仪微尘大阵’,此阵有生死晦明幻灭六门,接引先天阴阳二炁,演化五行之力。”

“那阴阳二气也会化成巨大的阴阳磨盘,一步行差踏错,就有形神俱灭的危险。”

‘黄飞虎’有些不信,忽然坐上他的‘五色神牛’,催动神牛就朝前冲去,口中还喝道:

“陛下,末将现在就进去瞧瞧,管他什么大阵,末将凭手中金攥提芦枪,一力破之!”

‘黄少宏’连忙就要阻拦,‘闻仲’也喊道:“武成王不可造次!”

可还没等两人出手,那五色神牛就在大阵三丈之外,来了个急刹车,好悬将‘黄飞虎’甩飞出去。

‘黄飞虎’气急,用手一拍牛头气道:“你这畜牲,怎么突然就停下了......”

可是下一刻‘黄飞虎’却愣住了,因为他发现五色神牛竟然在瑟瑟发抖。

‘黄飞虎’可是了解自己这头神兽坐骑有多么厉害的。

他这头五色神牛,乃是洪荒异种,不但力大无尽,不惧凶兽,便是妖魔鬼怪,这神牛也是半点不惧,可如今竟然瑟瑟发抖,如同受到惊吓一般,这种情况,便是他这个做主人的也是第一次见到。

这说明前方存在着,连神牛都惧怕的大恐怖。

‘黄少宏’这时喝道:

“武成王快快回来,这仙家阵法,可不是你逞强的地方!”

‘黄飞虎’见五色神牛的表现,也明白了这大阵怕不是他能对付得了的,可大话已经说出去,已经有些骑虎难下的意思,此时得了圣命,连忙借坡下驴,带着五色神牛又退了回来。

‘黄少宏’见状,这才下令先安营扎寨,然后再讨论破阵之事。

讨逆军大营。

王帐之中,‘黄少宏’居中而坐,诸将分裂两边。

此时除了‘黄少宏’这个人王一脸淡然之外,有资格进入王帐的将领都是一脸愁容。

他们本来想着百万大军兵临西岐,定然摧枯拉朽,剿灭叛逆,然后一战而胜,可没想到连岐山脚下还没到呢,就被那什么大阵拦了下来。

‘黄飞虎’用手摸着颏下钢针一般的短须,愁眉苦脸道:

“就刚才陛下说的那个什么鸟阵.......”

他弟弟‘黄飞彪’提醒道:“大哥,是两仪微尘阵!”

‘黄飞虎’瞪了自家弟弟一眼:“我知道,还用你说!”

其他人见‘武成王’如此,都不禁莞尔,却也能体谅‘黄飞虎’现在的烦躁心情,因为诸将心中皆是如此。

‘黄飞虎’接着道:“若是兵家战阵,凭我的手段,自可一力破之,可这仙家阵法,着实摸不到破阵头绪啊!”

众人皆知,‘黄飞虎’这话还真不是吹牛逼,纵观整个商汤,以武封王的,也就他这一个。

自他从军以来,百战百胜,从未有过败绩,而立之年其成就便已经超过其父‘黄滚’,被封为‘武成王’。

可是如今这个百战百胜的‘武成王’在仙家手段面前,却一筹莫展,半点办法也是没有。

‘闻太师’提议道:“不如老臣回碧游宫一趟,请师门长辈,前来助阵!”

就在这时候,忽然号角声传来,这是有人袭营,诸将全部起身,‘黄飞虎’更是大步而

丰满人妻被快递员侵犯的电影

出,叫道:“取我兵器来......”

‘黄少宏’走出王帐的时候,就见远处已经升起火光,多处已经搭建好的兽皮营帐燃烧起熊熊大火。

‘黄飞虎’骑着五色神牛带着五千骑兵冲出营地,可是不久就一脸郁闷的返了回来,下马之后骂道:

“这帮鼠辈,足有万骑也不敢与我正面交战,我刚带兵杀出,他们掉头就跑,眼看着朝那大阵方向去了!”

众将也是无奈,知道这种情况,即便追上去也是无用,人家往大阵里一躲,任谁也是无奈。

‘黄少宏’朝身后吩咐道:“去看看咱们有什么损失,伤亡几何!”

立刻有人领命而去,不多时回来禀报,却是敌人在大营百步之外纵马掠过,以火箭攻营,烧了几十个兽皮营帐,还有上百士卒躲避不急中箭受伤。

其中有十几个没能挺住已经牺牲了,剩下的都在救治之中。

‘黄少宏’刚要吩咐让全军小心戒备,结果号角之声再次响起,然后已经听到马蹄之声袭来,远远又是一轮火箭攒射。

‘黄飞虎’带兵杀出之时,敌人再次掉头就跑。

最后‘黄飞虎’直接点出二十万士卒,分配成二十个小队负责巡逻,每万人一队,昼夜轮换,这才消停了不少。

不过百万大军的营寨,面积太过庞大,战线也拉的太长,所以巡逻队总会有破绽露出。

是以之前敌人的扰袭虽然次数减少一些,却并未停止,接下来几天之中,每日都有因被扰袭而伤亡的士兵。

‘闻仲’在提出要请援兵的当天就走了,直接去了‘碧游宫’去见他老师‘金灵圣母’请求帮助。

‘黄少宏’知道碧游宫太远,凭‘闻仲’胯下墨麒麟的速度,也要往返数日,可是没想到的是,‘闻仲’这一去,走了一个月才回来。

更加没想到的是当他带着众将出迎的时候,才发现‘闻仲’竟然空手而归,一脸歉疚的看着众人,寻问之下才知道,截教那边,竟然拒绝了他的求助。

‘黄少宏’都觉得不可思议,‘通天’什么脾性他在清楚不过,极为护犊子的主儿,根本不可能拒绝帮忙啊。

他连忙和众将一起将‘闻仲’请进王帐,又仔细寻问此去经过,‘闻仲’言道:

“那日臣离了大营,乘墨麒麟行十日方至碧游宫......”

一旁‘黄飞虎’哑然道:“太师既然只用十日就到了碧游宫,为何一月才归......”

‘武成王’这么问倒不是因为埋怨,实在是这些时日,西岐方面借着那大阵掩护扰袭不断,他心中憋了一股火气。

‘闻仲’叹了口气:

“本来我老师和其他师叔都要来帮忙的,却不想圣人师祖他老人家忽然降下符诏,让我老师和诸位师叔都留在碧游宫中默诵黄庭,不得参与人间战事!”

“如此我心中自然不甘,便又在碧游宫山门之前跪了十日,这才得圣人师祖召见,与我说明原委......”

众人一听,都连忙寻问圣人说了什么,究竟为何拒绝帮忙。

‘闻仲’言道:

“我师祖说,这些年天下大乱,皆有天地杀劫而来,几位圣人都在道祖面前签下了封神榜,人教和阐教那两位圣人,将宝压在了西岐一方,而我师祖却不赞同他们,将宝压在了我朝歌一方!”

他这么一说,众人更是迷惑不解,‘武成王’又问道:

“既然通天圣人将宝压在我们朝歌一方,可是如今咱们遇到了麻烦,圣人怎么不让你师尊和那些师叔前来帮忙呢!”

‘闻仲’叹道:“当时我也是这般问的,可师祖他老人家说,一来这‘两仪微尘大阵’之中,有开天至宝太极图做为阵眼,威力只在洪荒三大杀阵之下,又有玄都大法师这三教二代弟子之中的修为第一人主持阵法,老师和师叔他们来也是送死,无法破阵!”

“二来,若是我殷商处于下风,截教自然可以帮忙,可如今天下已经四方平定,只剩下西岐一地,西岐方面明显处于下风,如此一来,我截教若是出手帮忙,我师祖怕坏了与太清、玉清之间的兄弟情分!”

听到‘闻仲’转述了‘通天教主’的话,众人虽然无奈,却也能理解,因为这是人之常情。

你都占尽优势了,‘通天圣人’再参与进来,到时候三清之中那两位圣人,脸上定然不好看,这事情若是换成他们,怕也会做出如此决定。

‘黄少宏’一拍大腿,终于想到自己哪里想错了,却是如今‘三清’并未反目成仇,‘通天’还不是后世那个受到现实教育的‘通天’,所以落不下面子来帮忙。

他当即起身道:“走,朕随太师再走一趟碧游宫,这一次定然不会无功而返!”

喜欢位面之狩猎万界请大家收藏:

感谢:‘08a’兄弟的打赏,夏天拜谢了。

※※※※※※※※※※※※※※※※※

殷商大军过了驭龙谷,又行半月过了燕山。

这半月之中,并非如之前那般一帆风顺,见不到一支西岐叛军,而是遭到了西岐叛军不停的骚扰。

那西岐叛军也是油滑,都是轻骑来袭,一千轻骑为一队,以骚扰为主,以马力加持弓箭射程,远远射箭,待殷商骑兵出击,立刻打马就走。从不与讨逆大军正面交锋。

气的‘黄飞虎’等将领,经常破口大骂。

不过‘黄少宏’却是看得有趣,那些西岐轻骑,不着铠甲,轻装上阵,来去如风,颇有一种后世蒙元‘骑兵战术’的影子。

又有些太祖那种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敌驻我扰的游击战术风采。

‘黄少宏’感觉有趣之余,也并不担心,因为骚扰毕竟是骚扰,完全无法阻止百万讨逆大军的推进,敌人越是这样,就说明他们越是心虚。

不过虽然如此,但敌人如此肆无忌惮的骚扰,‘黄少宏’也觉得该给对方一些教训,他放‘金翅大鹏’,让其化成普通金雕大小,在万里之内侦查敌情,锁定敌人动向。

然后又和‘闻太师’、‘黄飞虎’等将领一起,提前布下了口袋阵,等到西岐方面的轻骑入瓮,便前后合围关门打狗。

如此消灭了七八个千人队,这样的骚扰才少了下来。

出了燕山地界,又行半月终至岐山地界,说是岐山地界,其实离得还远,从此到岐山脚下,还有三千里。

之所以离得如此之远就算是岐山地界,那是因为这可不是地球上的那个岐山,而是洪荒大地上的岐山,面积自然要大上个十倍百倍。

这个世界的地平线也不是如同地球一般呈弧线形,而是所有的山川河流,四海八荒,都在一整块平整的洪荒大地上。

是以虽然相隔三千里,可凭借‘黄少宏’的目力,在出了燕山之后,还是可以远远看见,三千里外一座直插云霄的山峰。

‘闻太师’遥指那座山峰,为‘黄少宏’介绍道:“陛下,那就是岐山了!”

‘黄少宏’眼睛微一眯:‘凤鸣岐山那个岐山?”

‘闻太师’点头道:“正是!”

‘黄少宏’对西岐的这段典故不太了解,诧异问道:

“太师可知,那凤鸣岐山到底是什么回事,据我所知,凤族在龙凤初劫之后,已经迁徙到海外仙山栖息。在洞天福地也有所见,那岐山真的有凤凰降临么,还是说是西岐方面编造的出来的谎言!”

听到陛下这么问,诸将都面色郑重,因为如果是谎言的话,证明西岐早有反意,那就其心可诛了。

‘闻仲’却说道:

“凤鸣岐山之时,先王在还世,当时先王也如陛下一般对此事多有疑虑,便派老臣负责调查此事!”

“老臣乔装打扮,亲往西岐,最后亲眼证实,确实是有一对凤凰在岐山栖息!”

“不过这件事情并不一般,因为在西岐当地有所传言,说这‘凤鸣岐山’乃是因为‘姬昌’行德政,感动上天才降下此等祥瑞!”

‘黄飞虎’在一旁听的不解,问道:“太师,这件事不早就传遍天下了么,又有什么古怪的?”

‘闻仲’却道:

“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其实在西岐当地还有第二则传言!”

“因那凤凰乃是一对火凤凰,所以西岐当地有传言说,轩辕黄帝是得了土德而得天下,禹王是得了木德而为人王,我大商是得了金德而统领四海八荒,而火凤落岐山,是预示着西伯侯得火德取我商汤金德而代之的征兆......”

‘黄少宏’笑而不语,这不就是‘邹衍’弄的‘五德终始’那一套么,没想到早在封神时期就已经有了。

虽然‘五德终始学说’中的‘五行更替’有一定道理,但‘黄少宏’还是认为得民心者得天下。

如今除了西岐一地之外,四海平定,百姓富足,天下安定,在他看来这商汤江山已经固若金汤,只要自己不出事,又怎是‘西岐’可以取代的。

见陛下没有说话,‘黄飞虎’却‘嘿’了一声,啐道:

“姬昌老儿果然早有反意,若论阴阳数术,五行八卦,那老儿堪称我人族当世第一,我瞧那什么传闻,定然是他自己泄露出去的吧!”

‘闻太师’点头道:

[

丰满人妻被快递员侵犯的电影

标签:p标签]“当初我与先王也是这么想,不过正在先王考虑是否降罪姬昌的时候,西岐方面又有消息传来!”

“说那五德之说,乃是姬昌一位族弟散播的谣言,在姬昌发现之后,已经让人将其族弟绞于闹市之中,以儆效尤了!”

“而且姬昌还主动上书给先王请罪,说他有不查之罪,他那自罪书足有数万字,只龟甲就用了一车,先王看了那么多龟甲之后,哭笑不得,也没看他的自罪书,就直接表示感之其诚,相信西伯侯是不知道此事的,这件事才算了解!”

众人一听,原来还有这段故事,便即释然了。

只有‘黄少宏’却是笑道:

“这是以退为进,只杀了一个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族弟’,然而他既让那传言传开了,又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这般手段可谓老谋深算了。”

众人一想,果然是如此,在陛下决定对西伯侯动手之前,那‘姬昌’仁德圣贤的名声就已经传遍天下,这其中不可能没有西岐方面推波助澜的原因,联想到此点,他们越发觉得‘黄少宏’说的有道理。

‘闻太师’显然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先王当年已经做出决断,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微微点头,并不置评。

‘黄少宏’又说道:“今后遇见这种事情,就看最后受益的人是谁就好了,就算真不是那个受益者,也当作是他即可,反正弄他指定是没错的!”

众将一头黑线,陛下你当着我们面前说的如此直白,真的好吗?

大军朝着远处的岐山继续开拔,有了全军甲马,三天时间又行一千八百里,这日午时天上有‘金翅大鹏’传音,说有一支万人以上的骑兵来袭。

‘黄少宏’听闻终于有万人以上的敌军来袭,顿时起了兴致,亲率一支两千人的骑兵出击。

人王如此行径,即便众将皆知‘纣王’武力,也不免哭笑不得,心惊胆战,连忙让‘哪吒’、‘杨戬’两个先锋,伴在王驾左右,护持陛下安全。

说起来,皇帝御驾亲征,能带头冲锋陷阵的,把地球上华夏的历史都算进去,估计也就‘黄少宏’这么一个。

帝王之中,‘李世民’、‘赵匡胤’、‘铁木真’、‘努尔哈赤’这几位都是喜欢亲自冲锋陷阵的,可那都是在当皇帝之前,没见哪个皇帝登基之后,还带队冲锋的。

现在就有了,感觉就很奇葩。

马行十里,终于见到西岐骑兵,俱都是轻装上阵,手持弓箭,此时两军相隔数百步,对方借着快马冲锋的力量已经弯弓搭箭,准备来一轮齐射。

‘黄少宏’没有用‘含光剑’而是早就从行囊中取出合金锻造的方天画戟,此时他一摆画戟,朗声喝道:

“狭路相逢勇者胜,全军随朕冲锋!”

说着双脚一夹马腹,胯下逍遥马的马速,瞬间提升一大截,如同利箭一般疾射出去。

‘哪吒’、‘杨戬’和那两千骑兵一看,都觉一阵头大,人家弓箭都举起来了,按照原本的战术,此时不是应该立刻调转码头,快马逃出射程,将这一万敌军引入包围圈么,冲锋是什么鬼?

可此时人王都身先士卒冲上去了,他们自然没有不跟随的道理,所有人都做好了用生命来保卫陛下安全的准备。

是以‘哪吒’和‘杨戬’都策马疾冲,后面那两千士卒也是如此,将头伏在马颈之后,不断抽打马股,让胯下战马不断加速。

‘嗡’

一阵嗡鸣之声远远传来,所有人都知道,那是敌军轻骑吊射时弓弦震颤所发出的声音。

继而就见到天上,密密麻麻的箭雨,在天空划过一道弧线坠落下来。

此时‘黄少宏’依旧一马当先,吼道:“快些,跑的再快些!”

两千殷商骑兵,玩命抽打胯下战马,力求追上人王,会不会中箭已经不在乎了,听天由命吧。

‘嗖嗖嗖嗖’......

奇迹出现了,那些箭雨竟然从殷商骑兵头上飞过,落在了两千骑兵的马后,全都射在了地面上。

却是西岐轻骑那边,没有预料到殷商骑兵这边会突然加速冲锋,所以预估错了箭矢的落点。

此时两军已经相隔百步,西岐轻骑方面再次开弓,‘嗡’.....,又是一阵弓弦震颤之声。

‘黄少宏’再次怒吼道:“快,还要再快一些!”

‘嘭嘭嘭......’

这一次殷商骑兵终于出现了伤亡,几十骑中箭落马,可也就这样了,更多的骑兵还是通过快马迅速的拉近两军距离,而因此快上一步,躲开了箭雨覆盖的范围。

按照西岐轻骑的一贯作风,现在应该打马就走,用敌进我退那一套骑射战术了,到时候几轮射击下来,就能将这两千殷商骑兵彻底吃下。

可就在这时,‘黄少宏’挥动手中‘方天画戟’喝道:“帝辛在此,来将受死!”

“什么,那个就是人王!”

西岐方面的领兵将领,顿时一怔,看殷商不过一两千人,而自己这边有上万骑兵,若是能将‘纣王’斩杀于阵前,那殷商气数算是尽了,到时候自己就算立下天大功劳了。

想到此处,这将领脑子一热,一挥手中马槊,喝道:“随本将军杀敌!”

说着竟然一催战马,带兵对冲上来。

‘嘭’

这将领刚刚冲出十几丈,便见对面寒光一闪,一道白练正中他的胸膛,直接将他从马上打飞起来,又将身后骑兵战马的马头贯穿,这才停止了去势。

低头一看,胸前插着的,正是之前看到的‘纣王’手中那造型古怪的兵器。

方天画戟将他胸膛穿透,带着他飞了起来,钉在他身后的战马头颅上,直接将那战马钉死,那战马还未来得及倒地的时候‘黄少宏’的逍遥马已经冲到近前,一把将他之前甩出的‘方天画戟’拔了出来。

然后一人一马,便如虎入羊群一般,斩杀目光所及的一切敌人。

有诗赞道:

“龙驹飞来踏天风,画戟斩将万军中。”

“千戈丛里犹走马,敌血染红半天空。”

‘黄少宏’快马不停,所过之处,三丈之内,尸横遍野,无论人、马、苍蝇、蚊子,还是跳蚤,都被他手中画戟一闪而过劈成两半,那是老残忍了。

他一马当先,身后‘杨戬’、‘哪吒’紧随其后,他们也不用法术神通,就用手中的兵器,与自身的武艺,收割着敌人的性命。

三个人在几个呼吸之内,就放倒了数百人,连带兵的将领都被斩杀了,这支上万人的西岐轻骑,顷刻之间就被杀的亡魂丧胆。

这种恐惧迅速蔓延,也不知谁大喊一声,然后迅速调转战马就逃,继而这万骑的西岐骑兵瞬间如潮水般四散而逃。

其实这时候都不用别人动手,千万匹战马乱起来,那就等于自相残杀,有不少互相冲撞倒下的战马骑兵,瞬间就被同袍的战马踩踏而死,而他们倒下,又会绊倒更多的同袍,场面乱作一团。

‘黄少宏’带着两千骑兵,一路掩杀,最后只剩下几百西岐骑兵,寻对了方向,往岐山的方向跑去,余者尽数倒在了战场上,不是被殷商骑兵斩杀就是死在了自己的人马蹄之下。

以两千破上万敌人,如此战绩堪称完美,但在‘黄少宏’眼里根本不算什么,他此战要尽全功,将所有敌人都留在这里。

当即带着‘杨戬’、‘哪吒’率兵紧追不舍。

追出百余里,忽然前方腾起一阵迷雾,再看过去,前方那数百西岐骑兵竟然就这样凭空消失在眼前。

‘黄少宏’感觉哪里不对,不由得放慢了马速,‘杨戬’和‘哪吒’纵马要去追击,却被他叫住:

“等等,前面有些不对!”

‘黄少宏’横戟立马,四下观瞧,只觉得此处虽然没有来过,却感觉莫名的熟悉,忽然他神情一动,嘴角一扬:

“我说怎么如此熟悉,这是两仪微尘大阵......”

当即画戟一摆,朝身后吩咐道:“去军中传令,命全军后退三百里,安营扎寨!”

喜欢位面之狩猎万界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