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的护士完整双飞*【性调教室高H学校】

养生

各部神众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这巨茧上,却见巨茧在不断的碎裂,一股滔天气息正在复苏。

很多真神都在暗中猜测着这巨茧的来历。

随着巨茧完全粉碎,里面原本卷曲着躯体的身影舒展身体,站了起来。

这是一尊长着八条手臂的巨人,身体上缠绕着大量由白骨拼凑而成的骨链,当它站起来的时候,那全身缠满的骨链发出哗啦啦声响,背后的骨翼一对接一对的展开,遮蔽天日,足足有六对共十二翼之多。

连五位秽土王也只有十翼,这巨茧里的巨人竟然拥有十二翼之多,四面八方,各部神众看在眼里,都深吸了口气。

这十二翼巨人站立,微微抬头,似乎在对着天空呼吸,八条手臂抬起,朝着天空张着,如同在拥抱天空,随着它的呼吸,全身的血肉开始再生,身体里传出闷雷般的声响,五脏六腑再生,吞吐之间,整个彼岸世界都受到影响,源源不绝的各种能量被其吸了进去,那上方的光辉能量和秽土世界的能量化为两道光柱,不断涌入其身体。

这一幕看呆了很多真神,秽土那封印出口处,正有一座接一座的秽土之城出现,开始占据彼岸。

隐藏在暗处的预言王,喃喃道:“伊邪那帝……传说中的秽土世界的上古帝王……想不到他还能活着……”

四面八方,无数神众,各部的王与图腾等都在严阵以待,各种大阵悄然发动,形成了防御之势。

现在的秽土世界已经被魔醯吞噬了大半,还有更多的秽土神从出口往外涌出。

这位血肉再生的伊邪那帝,突然开始行动,虚空跨步,他的目标并不是往上的天部老巢,而是朝着彼岸远方的混沌海而去。

各部真神都明白了,一旦让这些秽土神进入混沌海,就将严重威胁到十万神天。

而混沌的十万神天是真神诞生的摇篮,可以说关系到了各部万象森罗的兴衰和未来,是他们的根本,这一战,就算明知不敌,他们也不能退。

古代五、圣神王、死灵王、少年君王、暗星王、兽神王、地动王、羽神王等纷纷出手,他们也明白只凭自己一个只怕难以抵挡这位传说中的上古帝王,所以诸王联合在了一起,将各自己力量集中一起,化为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通天巨阵,封锁四方,想样将这些秽土神重新逼回秽土,将它们用来喂养魔醯,正好可以平息魔醯的愤怒。

此刻的魔醯吞噬了大半秽土,原本的愤怒情绪消褪了不少,现在膨胀的速度缓慢了很多。

“如果将这伊邪那帝喂了魔醯,必然能够平息魔醯愤怒,至少也能维持个一两百年。”预言王在默默想着,一双眼睛,微微泛光。

现在苏黎暂时失去了踪迹,预言王盯上了伊邪那帝,感觉这是个平息魔醯愤怒的好目标。

各部诸王一起出手,化为通天大阵,想要阻止伊邪那帝走往混沌海。

那五位秽土王当先出手,各自打出自己的攻击,只是它们联手的攻击无法撼动这由各部诸王联合布下的通天大阵。

伊邪那帝那伟岸躯体拖着漫天的骨链,往前跨步,很快就以身体撞击这通天大阵。

轰隆隆——

惊天动地巨响,整个彼岸世界都在震动摇晃,无数的骨链飞了起来,在虚空飞舞,如漫天箭雨,开始疯狂撞击通天大阵。

通天大阵在摇晃,咯嚓之声不绝于耳,这一位位的王嘴里发出嘶吼,紧跟着相继张开嘴巴,开始喷涌鲜血。

这一群王联手,也难以抵挡一位伊邪那帝。

这伊邪那帝的躯体在不断膨胀,越来越庞大,那通天大阵很快就完全崩溃了。

“轰”地一声,伊邪那帝挥起了其中一只巨臂,一只大如苍穹的拳头落下,轰在了远方,掀起了能量波直接就掀起了漫天的各部神众。

很多神众身不由己的飞起,在半空中飞灰烟灭,消失无踪。

隐藏在暗处的预言王暗暗叹息,原本他以为各部诸王联手,也许能够与伊邪那帝一战,但现在看来,只怕再多的七阶王出手,都未必能够挡得住伊邪那帝,更别说用他来喂养魔醯,除非是各部的最高神……

预言王刚想到这里,却见伊邪那帝再次挥起一只拳头,这一次他攻击的目标正是各部诸王。

一拳打出,四周的空间便被禁锢,强逼地各部的诸王都难以逃脱。

这就是绝对的位阶力量压制,七阶的王再强,碰到了上古的帝王,也是不堪一击。

眼见着这一拳落下,至少便有几位王将要陨落,突然拳头面前的空间显出一条裂缝,裂缝里出现一个黑暗六芒星。

这黑暗六芒星正是暗部的标志和神性显化,黑暗四天王中的暗星王看到这里,长吁出一口气,知道那一位至高的存在降临了,立刻就后退了一步,紧跟在他身边,连着又出现了三道黑色人影。

这三道黑色人影看起来几乎与暗星王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戴着的王冠正中的标志各不相同,正是黑暗四天王中的暗日王、暗月王和暗辰王。

黑暗四天王一起出手,他们的力量合在一起,脚底下方显化出一个巨大无比的六芒星,彼此力量都以恐怖的层次在提升着,从这显化出来的黑暗六芒星里,有一股滔天的力量轰隆降临。

这力量便似六芒星的本源,一只漆黑如墨的大手从中伸出,啪地一声就挡住了伊邪那帝的拳头。

两股力量隔着重重时空硬撼,这一片时空都在不断扭曲着,四周的时间流逝都开始缓慢了。

“果然……暗帝出手了……”预言王长长吁出一口气,明白将这伊邪那帝打进魔醯,用来平息魔醯怒火应该成了各部的共识,这伊邪那帝虽然是上古帝王,但今天的结果已经注定了。

“伊邪那帝……属于你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一个带着无比威严的声音从那黑暗六芒星里传了出来,这只漆黑大手张开,恐怖的黑暗侵袭,虽然同为黑暗,但这黑暗却与魔醯不同,魔醯的黑暗带着一种粘稠和腐蚀性,而这只是纯粹的黑暗,是一种纯粹的黑暗本源能量。

四面八方,各部的真神都在退后,听着这无比威严的声音,有见识的神已经明白是谁降临了,这一战根本不是他们有资格插手的,他们的唯一作用就是远远的封锁四周,不让有一位秽土神成为漏网之鱼。

无边的黑暗降临,不断朝着伊邪那帝合拢吞噬,那些秽土王都在后退,它们明白,这是两位帝王之间的战斗,它们想要插手,立时就要飞灰烟灭。

伊邪那帝不语,缠绕在身体上的骨链开始自动解开缠绕,它的躯体已经膨胀得超过了两万万丈以上,而且还在不断膨胀,代表着它的实力,还在提升。

一只拳头打了出去,无数的骨链缠上巨臂,和这拳头结合在一起,结结实实打在那合拢过来的黑暗里。

十分诡异的是这一拳没有掀起任何的可怕巨响和声浪,一切变得寂静起来。

这寂静持续了两秒,黑暗中响起了一声隐隐的怒啸,各部的诸神听了出来,只怕这位从暗部降临的最高神,吃了伊邪那帝的亏。

难道这伊邪那帝的实力还在暗部的最高神之上?

紧跟着这一拳后,伊邪那帝的八只拳头尽数,不断轰在黑暗中,那原侵蚀过来的黑暗似乎承受不住这力量,不断后退,那原本伸出来的漆黑大手很快就被打得支离破碎,爆成了无数的黑色碎片。

“好强……”

很多真神都露出了恐惧神色,感受着这伊邪那帝的强大,暗部最高神,竟然不敌。

眼见随着这漆黑大手破灭,在伊邪那帝的头顶上方突然出现了一个月牙图案。

这月牙图案一出,从中便劈出一道光,结结实实劈中下面不断出手攻击的伊邪那帝。

伊邪那帝被劈中,身子剧烈一震,八只手臂微微收缩,停止了继续攻击暗部最高神,他微微抬头,却见虚空上的月牙图案化为一道光柱打了下来。

伊邪那帝伸出一只手,迎着这落下来的光柱打去,抵挡住光柱,反将光柱往上推去。

月牙图案代表着诸部中的兽部,看到这月牙图案能够硬撼伊邪那帝,众人就都明白了,只怕是兽部万象森罗中的那一位降临了。

随着月牙图案出现,那被打得支离破碎的漆黑大手重新凝聚出现,这一次从黑暗六芒星中再次伸出一只漆黑大手,两

放荡的护士完整双飞

只大手一起抓出,分别抓住了伊邪那帝的其中两条巨臂,开来撕扯。

天空上,那月牙图案中伸出一只绿色兽臂,五根指头一张,这只兽掌凌空拍了下来。

两部最高神降临,伊邪那帝以一敌二,明显不再像之前那样轻松。

预言王只是在暗处默默观察着一切,他虽然没有动用预言来预测伊邪那帝的下场,但明白伊邪那帝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毕竟伊邪那帝再强也只有一位,而这永恒宙却号称有十四部万象森罗,就去掉巫部和妖部,也还余十二部。

十二部就代表着十二位最高神,其中最强大的能够与伊邪那帝一战的最高神至少得有好几位,根本不是一个伊邪那帝能够对抗的。

暗部和兽部的最高神相继出手了,伊邪那帝被挡住,暂时无法再进入混沌海。

而此刻的苏黎跟随着徐雪慧,已经进入了那神秘未知的黑暗大墓内部。

这大墓内,飘荡着浓郁的粉红色能量,这能量与徐雪慧掌握着的能量,同源而生,苏黎要不是因为曾经见过有胥氏,差点要以为,这座大墓里埋葬着的就是有胥氏。

在他们身后还有蒋水珏、宫晓、麒麟神和一群上古神魔,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四处观望,希望有所发现。

就在刚刚的短暂交流中,苏黎已经明白了徐雪慧当年虽然被天部抓了,她以自己的生命要胁,让天部没有再追究祖部众人和巫部的麻烦。

之后她就一直在天部修炼,至少目前看来,天部并没有为难她。

苏黎明白,这是因为徐雪慧还太弱了,天部需要先将她培养得更强大一些,才能派上用场。

想到在天部老巢遭遇到的那个恐怖巨兽,苏黎明白凭自己现在的实力还不能与之对抗,至于石屋光影,却是时灵时不灵,不能完全依靠它。

他必须要尽可能的变得更强大得才行。

这黑色大墓里,看起来自成一个空间,苏黎跟着徐雪慧身边,在她的带领下,朝着黑色大墓深处走去,很快就看到了那在不断释放粉红色能量的源头。

这源头是一处深不见底的裂缝,那粉红色能量便从这裂缝里不断往外冒出。

众人脸上都露出了一丝讶异神色,谁也想不到这黑色大墓的地面上会出现这样一条巨大无比的黑暗裂缝。

徐雪慧看向了苏黎,似乎在询问他的意思。

“走,下去看看。”

苏黎朝着她微微颔首,便和徐雪慧一起,顺着这黑暗裂缝往下。

蒋水珏和宫晓等人也纷纷跟着他们后面,一群人顺着裂缝不断往下。

苏黎双眼射出两道神光,朝着下方观察。

这黑暗裂缝地面看起来还不算太大,只是感觉深不见底,等到了下方才能感应得到,这裂缝下方巨大无比,便似一个茶壶,壶口不大,腹部空间却是惊人之极。

苏黎穿透了这下方的重重黑暗,于这浓郁的粉红能量之中,捕捉到了一具身影。

这是一具骸骨。

这骸骨应该就是这座神秘而诡异大墓埋葬的主人。

当苏黎看到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无法掩饰的惊异。

这具骸骨是呈坐立的姿势,背靠着这大地裂缝,张开双腿坐在那里,光是那坐立着的高度,在苏黎看到至少便得有上亿丈,如果完全站立起来,那高度更是难估量。

不只苏黎,包括那些上古神魔,同样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物。

喜欢全球进入大洪水时代请大家收藏:

天部号称有百万神众,如果这巨兽真将这百万神众的力量都集中一体,那得强大到何等层次?

苏黎心头立刻生出退意,趁着这巨兽在咆哮吸取四面八方的虹光,一个跨步,瞬间破碎虚空,逃离这里。

处于与光影融合状态,此刻的他想要逃离,谁也不能阻止,苏黎几乎是一个念动就冲出这天部老巢,出现在了彼岸世界,进而就冲进混沌海。

无念想域发挥到最强大层次,屏蔽隔绝了一切气息,连时空因果都被阻断,就算是预言王,也无法预言出此刻的苏黎到了哪里。

“这天部最高神到底什么……为什么会是个巨兽模样,看预言王之前的样子,似乎也很害怕这巨兽出现,看起来像没有理智的模样……”

苏黎带着疑惑,穿过混沌海,一步就跨进了娑婆神天。

趁着和光影融合的机会,苏黎决定再次进入那深渊世界,会一会那神秘古墓。

他一直觉得那古墓疑似与有胥氏有关,只是上次他的力量不够,未能打开古墓,得窥真实,现在古城里有徐雪慧,他正好与光影融合为一,借助这力量,便想要再去一试。

他连着穿越了几个时空,很快便再次进入了深渊世界,降临这深渊世界尽头的黑色大墓面前。

也许是感受到了威胁,这一次黑色大墓主动释放一层粉红色能量,将这黑色大墓保护了起来。

苏黎正要出手,突然古城里的徐雪慧冲了出来,她满脸讶异,似乎若有所感便落到了这黑色大墓面前。

这原本保护黑色大墓的粉红色能量顿时与她产生波动共鸣。

徐雪慧的身体也出现了一层粉红色能量,她伸出一只手来,轻轻接触到了粉红色能量,这黑色大墓开始震动,慢慢从中裂开。

苏黎见状就明白了,这黑色大墓果然与有胥氏有关,徐雪慧继承了有胥氏的一切,得到了这黑色大墓认可,接受了她。

轻轻吁出一口气,体内的力量开始衰减,光影消失,重新回归石屋,苏黎连那森罗不朽神魔祖龙象也收了起来,恢复了原本的真身模样。

古城里,蒋水珏、宫晓、麒麟神、数十位上古神魔纷纷出现,关注着这座正在打开的黑色大墓,这些上古神魔都露出了凝重神色,特别是为首的苍颉、天一神和毕方鸟。

他们都是图腾级的存在,在上古时代,也算是一方重要的上古大神。

黑色大墓的震动终于停了下来,中间裂出一条巨大裂缝,浓郁的粉红色能量从中汹涌流淌着,徐雪慧慢慢往里走去。

苏黎也跟着走了上去。

这一次那四周的粉红色能量没有再抗拒他,他穿过这片粉红色能量,就跟着徐雪慧进入了这黑色大墓内部。

在他们身后,蒋水珏、宫晓、麒麟神和数十位上古神魔也陆续跟了上去。

此刻的天部老巢,那打得崩碎的时空中,随着苏黎逃离消失,那巨兽失正在吞噬借来天部诸神力量,这力量越来越庞大,它几乎近乎失控,疯狂咆哮,无数的巨型触手伸出,往四面八方抽去。

但不论它如何疯狂,却已经失去了对苏黎的感应,它捕捉不到苏黎的气息了。

这让它的愤怒失去了目标,无法宣泄。

此刻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在不断的回响着,这声音显得很衰弱,正是预言王的声音。

显然预言王虽然被借走了力量,但他的声音一直都在这巨兽的脑海里响着,不断的安抚着狂暴的巨兽。

也许是预言的安抚慢慢起了效果,这没有完全显出全貌的巨兽这一阵疯狂之后,那无数的触手将这一片空间彻底打得归于一片混沌时空,发泄之后,渐渐的,有大量虹光重新离开了它的躯体,被借走力量的天部神众,又重新陆续回归原位。

预言王再次出现,落到了远方,看到了巨兽正在收敛缩小,那借来的神正在陆续离开,他才长长吁出一口气。

“对……天帝……不要发怒……你一定可以……控制自己的理智……”

预言王轻轻说着,声音显得十分轻柔,慢慢在这巨兽的脑海里回响着。

巨兽的身体在收缩,渐渐收缩到了约有亿丈左右,之后再收缩为七千万丈、五千万丈……

最终,这庞大无比的巨兽收敛得变成了一个只有两米左右的年轻男子,浑身赤裸,翻身栽倒下去。

这年轻男子的脸孔显得十分古怪,长着一张阴阳脸,看起来半人半兽,左半边脸孔看起来酷似正常人类,显得十分俊美,右半边脸则扭曲丑陋,如同一只狰狞的猿猴。

预言王来到这年轻男子面前,行了一礼,轻轻吁出一口气道:“天帝,你终于恢复了过来。”

这年轻男子赤裸身体表面浮现一套华丽的白色长袍,他慢慢的站了起来,额头正中,开始有十字图案浮现,左半边的十字图案充满光辉,显得神圣威严,右半边额头的十字图案似乎受到了那半张兽脸影响,隐隐泛着绿光,显得有几分诡异。

“预言王……能捕捉到那苏黎带着有胥氏后人逃到哪里了吗?”

被称为了天帝的年轻男子

放荡的护士完整双飞

缓缓开口,声音很温和,充满磁性。

预言王眯着眼,似乎在捕捉着什么,之后摇头,显然,他也未能感应苏黎和徐雪慧等人现在的下落。

见预言王摇头,被称为了天帝的年轻男子便没有再追问,而是朝着下方看去,四周被打成了混沌般的空间正在不可思议的恢复着,如同时光倒流。

“魔醯侵入了秽土……现在情况变得很麻烦。”年轻男子双眼似看穿了重重时空,看到了秽土内的情况。

“这秽土内……应该沉睡着上古的某些可怕的秽土神……毕竟这秽土神被称为了能够与八百万的上古神魔抗横,非同小可……到底还隐藏着哪些存在,连我们都看不透……”

预言王叹息了一声:“这次的事情……变得越来越麻烦了……”

“接下来的事还需要拜托预言王……”这年轻男子伸出手来,打了一个哈欠,似乎十分困倦。

“我需要继续沉睡……我的状态并不完整……”

年轻男子说完,身体便开始渐变透明,然后化为虚影,最终消失在了这里。

而这里的一切都恢复了原本的模样,包括天部四王的四处建筑物,包括这片美轮美奂的世界,包括青色的草地、花园、桥梁,唯一没有恢复的便是那些白色铠甲战士,这些辅神死了,那就是真的死了。

看着年轻男子消失了,预言王脸上的皱纹越发显得深了,长长叹了口气。

“这件事……越来越麻烦了。”

他身子微微摇晃,消失在了这里,再出现的时候,悄然来到了彼岸世界,不过他并没有显露真身,而是在暗中观察着一切。

此刻的彼岸大陆几乎崩了大半,无数的秽土神正在与天部神众厮杀。

除了天部外,魔部、暗部、兽部、地部、羽部、冰部等各部的神都降临了。

之前那巨兽借走了很多天部神众的力量,也包括古代王、圣神王和死灵王,这让他们突兀的消失在了彼岸世界,不过随着天帝慢慢恢复神智,还回了借来的众人力量,此刻他们又突然重新出现在这里。

秽土神中,长着十翼堪比第七阶王的天手力命王、大名津见王和大屋毗古王都冲出了秽土,飘浮虚空之上,开始朝着四周的天部神众出手。

那大屋毗古王原本被打进魔醯,后来秽土里出现一枚巨茧,这巨茧里出现一根骨链,缠住大屋毗古王,竟将他从魔醯里拉了出来。

这一幕震惊了各部神众,纷纷朝着这巨茧看去,都在猜测这巨茧里隐藏着的是什么,竟能将陷入魔醯的大屋毗古王重新拉回来。

这力量绝对是超越了七阶王的层次,至少关注这一幕的各部的王都明白自己做不到。

逃过一劫的大屋毗古王和大名津见王、天手力命王一起降临彼岸,在他们四周,还有更多的秽土神在疯狂朝着四面八方攻击。

这三位堪比七阶王的秽土王也出手了,在他们之后,秽土里又连着出现了两位十翼的骸骨,秽土王的数量已经多达五位。

五位秽土王出手,天部神众不堪一击,眼见着就将崩溃,突然魔气滔天,很快在这魔气中出现一张黑暗王座,王座上坐着一个托腮少年。

这少年和黑暗王座截住了其中的天手力命王。

“魔部三君王。”预言王隐藏在暗中,远远看到这被魔气笼罩着的少年出现,轻声自语,语气里有些凝重。

魔部能够与天部对抗,天部有四王,而魔部则有三君王。

论数量,魔部的七阶王只有三位,似乎落了下风,但论实力,这三君王却可怕无比,都是七阶王中的极为可怕的存在。

这习惯性的托着脸腮坐在黑暗王座上的少年,正是这令人闻风丧胆的魔部三君王之一。

虽然他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个,但却是最可怕的一个。

面对天手力命王的攻击,这位少年君王带着淡笑,他的黑暗王座四周,一位接一位的黑袍人出现,每一位都是六阶的图腾级存在。

这少年君王依旧一只手托着脸腮,伸出另一只手。

卟地一声,一道黑色火焰莲花于虚空出现,挡住了天手力命王的攻击。

不只如此,这黑色火焰莲花还在往前方逼近,将这天手力命王推得在往后节节败退。

预言王一看就明白了,这少年君王的实力远超那天手力命王。

“不愧是魔部的三君王。”

预言王也暗暗赞叹,这少年君王的实力就算在他看来,都是深不可测。

魔部的少年君王降临,挡住了天手力命王,紧跟着另一边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黑暗六芒星。

在这黑暗六芒星中,升腾起了一道黑色人影。

这黑色人影看不清面目,其全身上下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它头上戴着一顶黑暗王冠,这黑暗王冠的正中处,镶有一枚闪烁着星光状的星型宝石。

“黑暗四天王……”预言王看到了这黑色人影,明白这是来自暗部的王。

暗部也有四位实力达到了七阶的王,被称为了黑暗四天王,以日月星辰为名,这位出现的正是其中的暗星王,他们在各部之间的威名极大,几乎不逊色于他们天部四王。

虽然黑暗四天王不逊色于天部四王,但在其它位阶的真神数量上,暗部的规模却是有些不如天部,所以在各部之中,暗部相比起天部和魔部,要稍稍逊色一筹。

这黑暗四天王中的暗星王降临,虽然全身看起来只是一个黑影,却戴着一顶黑暗王座,标志着他在暗部的至高位置。

这黑色人影中升腾起了一道星光,冲天而起,抵住了大名津见王的攻击。

暗星王的实力和大名津见王相当,双方的身体都在震动,各自退让了一步。

除了魔部的少年君王和暗部的暗星王外,兽部的一位兽神王、地部的地动王、羽部的羽神王、冰部的冰王相继降临,论七阶王的数量,各部立刻就超越了秽土王,反过来压制大名津见王等秽土王。

正在这时,只听得轰地一声,那巨茧终于冲破了封印出现,冲出秽土,来到了彼岸大陆。

此刻的巨茧四周,出现了大量窟窿,每一个窟窿里都往外垂着一根粗大的骨链,显得有些诡异。

各部的王看到巨茧出现,都些凛然,纷纷后退。

刚刚这巨茧利用骨链将大屋毗古王拉出魔醯的一幕,各部的王都看到了。

预言王依旧没有露面,此刻出现在彼岸大陆的七阶王加在一起的数量已经超过了十位。

古代王、圣神王和死灵王聚集在一起,少年君王、暗星王、兽神王、地动王、冰王、羽神王各自占据一角,严阵以待。

虽然对方有五位秽土王,但各部王都没有看在眼里,他们真正忌惮的是这巨茧里的存在。

巨茧表面不断出现越来越多的裂缝,这巨茧里的存在,终于要完全醒了。

预言王也在暗中关注,感受着巨茧里释放的气息,心头隐隐感觉到了战栗。

他有一种预感,这巨茧里的存在,超越了七阶的王。

喜欢全球进入大洪水时代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