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学长受被做到哭H全文阅读/受被攻在浴室娇喘

养生

“看来太一宗的人改变他们的做法了,他们想要全力的防御了,不过这也正合我们的心意,我们就是要跟太一宗打的有来有回,这样才能吸引神界的目光,春明,你一会儿给兕儿去信,把这个消息告诉他,让他那里提前做一些安排,主要安排的事情有两点,第一,那些新分堂里,要多安排一些死灵一族的弟子进去,如果太一宗的人来进攻,可以让死灵一族的人装死,给太一宗一些甜头尝一尝。”赵海跟丁春明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之前太一宗那些人开会所说的内容,他们两个人全都听到了,所以赵海才对丁春明有这样的吩咐。

丁春明应了一声,赵海接着道:“第二,告诉兕儿,同在我们地盘上的那些城市里的传送阵,全都不要在用了,要在城外秘密的建一些传送阵,我们通过这些传送阵,控制那些城市,保证那些城市城的物资不会缺少,同时城里所有的管事之人,家人必须全都送回到总堂那里去,以保证他们的安全,只在城里留下一少部分管事之人,保证那些城市的运转,这样以后就算是太一宗的人,真的要对那些城市动手,管事的人直接逃走就可以了,城里其它的普通人,不会有什么危险,而且太一宗的人如果想要学我们那样,也把城里的人给转移走,因为城里没有传送阵,他们也做不到,这样就可以保证,那些城里的普通人,不会有什么损失。”

丁春明又应了一声,赵海接着道:“第三就是进攻的事情,告诉兕儿,守好总堂可以了,不要想着进攻太一宗的人,我们要多留他们一段时间,那些人多进攻我们一段时间,这才会有来有回,才会让神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我们身上,明白了吗?”

丁春明应了一声,赵海点了点头道:“在给高建瓴去信,告诉高建瓴一声,他们有可能会被攻击,如果他们被攻击马上就转移走,可以直接就去烈日盟,也可以去东安山那里,他们不是在那里,弄了一个分堂吗?让他们自己定,就是不要有太大的损失就可以了。”

丁春明在一次应了一声,赵海接着道:“行吧,就这些吧,我们这里正常的对太一宗发起进攻,既然太一宗把所有的力量,全都从各城里转移回了一生山那里,那也就是说,他们各城现在处于没有人管的状态,那些城我们可以不要,但是城里的人,我们却要转移走,我们围着一生山打,但是暗中却是要把太一宗那些城里的人,全都转移到我们的地盘上去,这样以后就算是我们赵的退兵了,太一宗也会变成一个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丁春明沉声道:“少爷,我们以后有机会,难道还不能灭了太一宗吗?我们只要灭了太一宗,那这里所有的一切,不还都是我们的吗?有必要转移人吗?”

赵海摇了摇头道:“不会那么容易的,想要灭掉太一宗,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们这一次,一直就把太一宗联盟所有宗门,全都给接收了过来,已经十分的吸引眼球了,我敢说,现在神界这里所有人,全都在盯着我们,如果我们在把太一宗给灭了,那神界那些人,怕是马上就会对付我们,甚至不用我们灭了太一宗,他们也会想要对付我们,就算是他们不明着对付我们,也会暗中的对付我们,而且神界这里的人,也不会让太一宗被我们灭掉的,雷音寺也好,万剑宗也好,他们都不会让太一宗被灭掉,那样不符合他们的利益,他们当初支持我们,是想要利用我们消耗太一宗的力量,现在我们与太一宗的力量反过来了,那么他们也会反过来,他们会支持太一宗,消耗我们的力量,所以他们是绝对不会让我们轻易的把太一宗给灭掉的。”

丁春明点了点头,接着开口道:“这些家伙也真是的,他们明知道影族人才是修真界最大的威胁,为什么他们还要这么做呢?难道他们就不能团结起来,与我们一起对付影族人吗?太一宗还好说,他们被影族人渗透的太厉害了,就连一个称号高手都是影族人,所以太一宗与我们对战,也是正常的,可是其它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现在我们最应该做的,就是团结起来,一起对付影族人才对,不应该拉我们的后腿啊?”

赵海摇了摇头道:“人心是复杂的,我们之前在与太一宗的争斗之中,一直处于弱势,而且他们之前,对影族人也有一些怀疑,所以他们才想要对付影族人,但是在我们的实力变强,可以威胁到他们之后,他们可能就不会这么想了,他们会想,之前我们跟他们说的那些话,是不是全都是假的,就是为了让他们不会针对我们,甚至他们会怀疑,影族人是不是被我们给冤枉了,这些都是有可能的,不要把那些家伙想的太聪明,人有的时候,是会被利益给蒙住双眼的。”

丁春明冷哼了一声道:“一群短视之徒,就是因为有他们这样的人在,所以修真界才一直斗不过影族人,

撅着屁股脱裙子被客人SP

要是他们接着这么做,那才真的叫危险呢。”

赵海微微一笑道:“别生气了,这样的事儿,我们也不是第一次遇到,没有必要生气,好好的去休息吧,我们接下来就要对太一宗进行攻击了,这会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的,我们可是要把这场戏给演好才行。”丁春明应了一声,随后他站了起来,冲着赵海行了一礼,接着转身走了,他还要向盛兕他们传令呢,要处理的事情也有很多。

而就在这个时候,宾地尊者和覆雨在一次的聚在了一起,两人都在看着手里刚刚得到的一个情报,等到看完那份情报之后,宾地尊者这才皱着眉头道:“阎王一个命令,竟然可以让两个法则高手自杀?他对于那些宗门的控制力,已经达到这种成度了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太一宗绝对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被灭宗都是有可能的。”

覆雨沉声道:“看样子这个消息应该不是假的,已经得到了多方的证实,甚至还有太一宗那里传来的消息,那也就是说,阎王对于那些宗门的控制确实是很强,所以太一宗现在不得不采取守势了,因为正面交战,他们绝对不可能是地狱门的对手,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确实是挺麻烦的,不过他们想要灭掉太一宗,怕是也不可能吧?不管怎么说,太一宗还有三位称号高手呢。”

“你没看吗,吴为他们与地狱门交战,地狱门只出了阎王和丁明两位称号高手,就把他们给逼退了,虽然丁明和张全一全都受了伤,但是阎王一个人就可以对付两个,不要忘了,地狱门还有一位称号高手没有出手呢?要是真的三对三的话,太一宗怕是就要败了,在这种情况下,太一宗真的能保住吗?我看不见得吧。”宾地尊者对太一宗,到是没有那么大的信心。

覆雨皱着眉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可是够麻烦的,你有什么想法?难道我们就这么看着,太一宗被消灭掉吗?”覆雨十分的清楚,太一宗只有存在,才符合了们的利益,一但被消灭掉,那地狱门的势力就会变得更强,到那个时候,正神盟这里真正说的算的,怕是就不是他们了,而是要变成正神盟了。

别说什么投票,正神盟要是真的把太一宗给来了,以他们的实力,还有人敢跟他们正面做对吗?怕是他们都不敢与地狱门正面刚,就更不要说其它的小宗门了,到时候正神盟怕是就成了一言堂了,这并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所以太一宗不能被灭,不管怎么样,都要给地狱门留下一个强劲的敌人,就像当初他们想要用地狱门牵制太一宗一样,现在他们必须要反过来了,用太一宗来牵制地狱门,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继续控制正神盟。

宾地尊者沉声道:“我们当然不能看着太一宗被消灭,所以我准备派人去对两方进行调解,这样我们的人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见到太一宗了,只要我们的人见到太一宗,那么我们跟太一宗的人说什么,地狱门的人可就不会知道了,到时候我们只要表示,我们可以给太一宗一些支持,我想在这种情况下,太一宗一定会接受的。”

覆雨点了点头,随后他沉声道:“一般的人去了,他们两宗不见得会给面子,我看这样吧,我去,我亲自去,这样他们应该不会不给面子,一定会见我,到时候由我亲自由太一宗的人说,我们要给他们一些支持,我想他们一定会接受的,你看如何?”

宾地尊者看了覆雨一眼,他想了想,觉得覆雨的身份确实合适,覆雨去,代表的可不是他一个人,而是正神盟,同时也可以代表万剑宗,和万剑宗联盟,而不管是地狱门也好,太一宗也好,他们都应该知道,现在雷音寺和万剑宗是盟友,那也就是说,覆雨所代表的,不只是万剑宗和万剑宗联盟,同样也代表了雷音寺,这样的身份,这样的地位,不是任何人能忽略的,不管是太一宗,还是地狱门,都不敢不给他们面子,就算是不接受调停,见他一面也是必须的。

只要覆雨跟他们见了面,那就好办了,到时候覆雨在见到太一宗的人,说些什么,地狱门的人应该是不会知道的,只要到时候覆雨表明他的态度,太一宗的人,一定会接受的,因为他们现在,已经快要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喜欢带着农场混异界请大家收藏:

所有人都静静的听着孙青竹的话,说实话,孙青竹的话让他们所有人都感到震惊,他们万没有想到,地狱门进攻他们,竟然还有这样的一个原因,但是现在孙青竹说出来,他们又觉得,孙青竹所说的这个原因,好像还真的有可能是真的。

孙青竹看着他们的样子,接着开口道:“我们与地狱门现在是不共待天的敌人,敌人越是不想让我们做的,我们就越是要做,而敌人越是想要让我们做的,我们就越是不做,地狱门想要我们干什么?他们想让我们正面的与他们交手,他们就可以靠着人数上的优势,慢慢的磨死我们,他们想要让我们,一直防御,不进攻他们,这样他们就可以慢慢的把那些宗门给消化掉,最后让那片地盘,真正的成为他们的地盘,而他们想要让我们做的这些事情,我们绝对不能做。”

说到这里,孙青竹停了一下,随后他看了众人一眼,接着开口道:“我们不但不能做,还要反着做,他们想要与我们在外面进行战斗,我们就偏偏不这么做,我们就是要死守总堂这里,利用我们的防御法阵,跟他们慢慢的肖耗,宗主,一会儿就下强,加强宗门这里的防御,宗门这里的防御法阵,必须要加强,宗门外面,也必须要布置法阵,总之,我们就是要把总堂这里当成我们最后的堡垒,就是要在这里跟地狱门的人耗,明白了吗?”

玉罡应了一声,孙青竹接着道:“我们不能只防御,我们还必须要进攻,他们不是不想我们进攻吗?我们就要进攻,我们可以调出一半的人手,去进攻地狱门,而且最好是由一位称号高手带队,我们就是要进攻他们,全力的进攻他们,所有背叛我们的那些宗门,不管是分堂还是总堂,全都是我们的进攻目标,地狱门不是来进攻我们了吗?我们就到他们的身后去,在他们的身后,闹一个天翻地覆,我到是想要看看,地狱门的人,接下来要怎么做。”孙青竹在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是咬牙切齿的了。

他与张全一的关系很好,两人的关系,要比跟吴为的关系更近一些,而这一次张全一受了伤,而且伤的不轻,得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把伤给养好,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孙青竹才会如此的生气,他要报复地狱门,所以他才想出了这样的一个办法。

吴为看着孙青竹,接着沉声道:“孙师弟,你说如果我们攻击槁梧宗,或是烈日盟,效果会不会更好一点儿?”吴为也很赞同孙青竹的想法,不过他想到了另一个更好的办法,所以才会差距孙青竹,他觉得槁梧宗和烈日盟,与地狱门是一伙的,他们要是攻击这两宗,地狱门一定不会不管,到时候他们就不得不分兵了,那他们的压力就会小很多,这甚至比直接攻击地狱门还好。

孙青竹沉声道:“攻击槁梧宗可以,但是烈日盟,我看就算了,烈日盟的烈日城,防御力太好了,之前正神盟那样的攻击,都没能拿烈日城怎么样,以我们一宗之力,想要拿下烈日城,几乎是不可能的,只会白白的消耗弟子的生命,但是槁梧宗那里的战斗力,却并不是很强,可以试着进攻一下,不过我觉得,我们还是以地狱门为主,要是能挑起那些叛徒,对地狱门的不满,那就更好了,就算是那些叛徒被地狱门控制着,不敢背叛地狱门,也会让他们心里不舒服,这也就足够了,要是真的能挑起他们的内乱,那就在好不过了。”

吴为点了点头,随后他看了玉罡一眼,接着开口道:“玉罡,听到孙长老的话了吗?具体的事情,你来安排一下吧,去吧。”吴为十分的清楚,现在玉罡才是宗主,真正发命令的,必须是他才行,这是对玉罡最起码的尊重,玉罡一直以来很尊重他们,他们也必须要给玉罡相应的尊重。

玉罡应了一声,吴为看了

撅着屁股脱裙子被客人SP

众人一眼,接着开口道:“各位,现在我们太一宗,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系了,我们现在的地位,与地狱门的地位,完全的掉过来了,之前我们的实力占优,地狱门一直处于防守的位置,但是当时我们两宗并没有直接开战,所以我们的进攻,还是很克制的,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我们两宗已经正式的开战了,所以我们现在面临的局面,会比地狱门当时要严峻得多,所以大家必须要做好心理准备,同时也要做好大战的准备,明白了吗?”

众人全都应了一声,吴为这才看着众人,接着沉声道:“好,那大家就全都散了吧,去忙自己的事情去吧,宗主,宗门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如果你需要用得着我们三把老骨头的话,只管开口,太一宗也是我们的宗门,我们三个人也一定会出力的,那怕是赔上我们三个人的老命,我们也一定会保证宗门的安全。”玉罡他们一听吴为这么说,全都站了起来,冲着三人行了一礼,随后这才退出了洞府,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带着一丝决然的意味,很显然,他们已经准备跟地狱门拼命了,他们被吴为之前的话所感动,已经做好了为太一宗牺牲的准备了。

如太一宗这样的大宗门,他们有自己的传承,甚至他们有自己的信仰,像这样的大宗门,他们的凝聚力,不容任何人小看,当他们真正的遇到了足可以毁宗灭派的事情时,这种凝聚力就会显现出来,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的大宗门,都不会被轻易打倒的原因。

吴为等到玉罡他们离开之后,他这才转头看了一眼一旁坐着的张全一,张全一之前一直闭着眼睛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他其实是在疗伤,他这一次受的伤可是不轻,丁春明最强的就是力的运用,而这力的运用,也确实是让张全一吃足了苦头。

他受的伤算是内伤,与丁春明的皮外伤不同,丁春明的皮外伤虽然看起来有些吓人,但是其实并不严重,而他的内伤,却是有些麻烦,因为在他的体内,一直都有丁春明的一股法则之力,在到处的破坏,这是张全一最为头痛的,他必须要用自己的力量,一点一点的把这股法则之力给化解掉,他的伤才算好,这可是要比丁春明的伤麻烦多了。

吴为没有打扰张全一,而是转头对孙青竹道:“孙师弟,如要真的要领队进攻地狱门的话,就由我来吧,你留守在总堂这里,我们攻击能力要比你强一些,由我领队出去进攻,应该更加的合适,你觉得呢?”吴为是真的想要领兵出去对付地狱门,因为他领兵出去之后,在必要的时候,他可以代用影族人的一些力量,而孙青竹却不行,在加上孙青竹的进攻能力比起他来可是差了不少,所以他觉得,让孙青竹留守,他领兵出去应该是最合适的。

孙青竹听了吴为的话,愣了一下,随后他想了想,接着他点了点头道:“师兄说的有道理,我也就不跟师兄你争了,现在宗门的情况不太好,我们每个人都必须要尽全力才行,在这个时候,在弄那些客套的,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我会留下,保护好总堂这里,如果有一天,总堂真的被地狱门给攻下了,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我战死了,请师兄放心。”

吴为点了点头,接着他沉声道:“如果有一天,你收到我战死的消息,你记住了,不要想着为我报仇,你要想尽一切办法,带着宗门所有的典籍,还有宗门里最优秀的弟子,离开这里,离开神界,到虚空之海那里,把我们太一宗的道统给传承下去。”

吴为这些话到是真心的,如果他真的死了,那太一宗也不可能在存在下去了,孙青竹带着人走是最好的选择,当然,他这么做,除了为了传承太一宗的道统之外,还可以给地狱门留下一个敌人,这也是十分重要的,只要能给地狱门留下一个敌人,那对影族也是好事儿。

孙青竹应了一声,随后两人都把目光转向了张全一,最后都轻叹了口气,张全一的情况真的不是太好,想要恢复,怕是得几天的时间,这还是往短了说,要是往长了说,可能需要的时间更长,在这个时候,失去了张全一这样的一个战斗力,对于他们的打击,还是很大的。

而这个时候,整个太一宗已经完全的发动了起来,太一宗的库房也全都打开了,无数的物资被取了出来,所有人都开始心碌,他们开始在一生山这里,布置各种各样的法阵,同时也在加强一生山这里的护山大阵,同时玉罡还派人给各城去信,让各城里那些忠于太一宗的家族,马上就带着物资,直接回到一生山这里,他们现在就是要把所有的力量,全都收缩回来,然后与地狱门,打上一场持久的大战,当然,他们以后也会派人进攻地狱门,但不是现在,他们现在必须要把一生山这里的防御给做好,只有这样他们以后才能分出人手去进攻地狱门,要是一生山这里的防御没有做好,那他们以后就不可能进攻地狱门,毕竟先保护好自己,然后才能打人,别人没有打死,自己的老窝先没了,这是不行的,所以太一宗现在就是要先做好防御,要让地狱门,拿一生山这里没有办法,到时候他们在进攻,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让地狱门退兵,才能慢慢的与地狱门耗下去,最后打败地狱门,打败地狱门,就是他们现在最想要做的事情,但是想要做到这一点儿,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喜欢带着农场混异界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